全本小说网->帝霸TXT下载->帝霸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748章 佳人宽衣


    c_t;    愛♂去÷小說→網,。最新章节全文

    在浴室之内,沈晓珊已经把浴室中的温水放好了,温水的温度也刚刚好。

    为李七夜摆好了一切洗涮用品之后,沈晓珊板着脸,冷冷地说道:“已经弄好了,现在可以洗涮了。”

    沈晓珊心里面是十分的不乐意,对于她来说她虽然不能与大教疆国的公主圣女相比,但她出身不低,是铁树门的大弟子,也算是金枝玉叶,现在却给一个凡人当下人使唤,这怎么能让沈晓珊能高兴起来呢。

    如果不是师命不可违,她早就狠狠揍李七夜一顿了,不要说让她来待候李七夜。

    李七夜站在那里,看着氲氤袅袅的浴池,伸出双手,徐徐地说道:“给我宽衣。”

    “你——”沈晓珊顿时脸色一变,她以为待候李七夜沐浴,只是为李七夜张罗一下沐浴前的准备,没有想到竟然还要做这样的事情。

    “你不要太过份——”沈晓珊又怒又气,她可是一个黄花大闺女,男女授受不亲,不要说给一个大男人脱衣服,她与男人连亲昵的动作都没有过。

    李七夜只是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徐徐地说道:“快点!”

    沈晓珊被气得哆嗦,不由怒视李七夜,但是李七夜古井不波,只是冷淡地站在那里,平静地看着他。

    沈晓珊又怒又气,最终她一咬贝齿,只好开始给李七夜宽衣解带,但是她从来没有给男人宽衣解带过,十指都不由打哆嗦,动作笨拙,一点都不利索。

    “看来你要好好学习,这样宽衣的水平,换作是平时我都嫌弃,现在只好勉强了。”在沈晓珊笨拙地宽衣解带的时候,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你——”沈晓珊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秀目喷出了怒火,此时她有把李七夜撕得粉碎的冲动,她不由咬牙切齿。

    但是,任由沈晓珊愤怒得双目喷出火来,李七夜也只是平淡地看了她一眼而己。

    好不容易,沈晓珊终于把李七夜脱光了,整个过程十分的尴尬,她都不敢去正眼看李七夜,紧紧地低着头,当手指触碰到李七夜那结实的肌肤之时有着发烫的感觉。

    当把李七夜脱得精光之后,沈晓珊急忙转过身去,此时此刻她粉脸通红,这一刻她是又羞又气,这都是这个王八蛋害得,这让她咬牙切齿!

    比起沈晓珊的粉怒与尴尬来,李七夜神态很平淡,这种事情对于他而言那只不过是平淡之事而己,换作平时像沈晓珊这样的女子连待候他的资格都没有。

    李七夜踏入浴池,半躺于水中,吩咐沈晓珊说道:“过来给我搓背松筋吧。”

    “你——”沈晓珊听到这话,被气得吐血,她还以为就到此为止了,没有想到李七夜还有更过份的要求。

    “姓李的,你不要太过份了!”沈晓珊怒声地说道。

    “蠢物!”李七夜只是看了沈晓珊一眼,徐徐地说道:“你真以为是我有求于你铁树门,是你铁树门有求于我,你们铁树门的兴衰那只是在你们的一念之间!你比你师尊如何?你师尊比你更有眼光,更有卓见,比你更强,在我面前还不是哈腰点头。不是看在你师尊那份恭敬的份上,你铁树门的门槛我都懒得踏入一步。快过来!”

    被李七夜这平淡的冷斥,这顿时让沈晓珊的粉脸一阵红一阵青,李七夜这话完全是不给情面,甚至是一下子踏碎她的自尊,这气得她直接哆嗦,不知道是怒还是羞。

    在一阵又羞又怒的情况下,沈晓珊头皮都有些发麻,在懵然间走到了李七夜身旁,只好蹲下身子,为李七夜搓背松肩。

    事实上沈晓珊从来没有做过待候人的活,更别说是给男人搓背轻筋了,所以她在给李七夜搓背松筋的时候十指像是打结一样,哆哆嗦嗦,一点都不利索,十分的笨拙。

    好不容易,从懵然间回过神来的沈晓珊顿时粉脸通红,她羞怒得难于抑止。待候男人洗澡,给人搓背松筋,这可以说是低贱的活,现在竟然让她堂堂的铁树门大弟子来做这样的事情,这怎么能让她咽得下这口气,所以她下手的力量大了起来,狠狠地捏了李七夜的筋骨一把,如果不是师命难违,她恨不得把李七夜的筋骨捏碎!

    当然这点痛疼对于李七夜来说是算不了什么,他只是看了一眼沈晓珊,徐徐地说道:“你们师父倒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虽然天赋不行,但却洞察人情世故,有一双能识人的眼睛,这一点甚至许多道圣甚至是道天都远远比不上……”

    “……就像你一样,你们这样的修士眼中只有绝世功法,只有天赋强弱,很少以洞察世界的一双眼睛去看人情风俗,所以像你们这样的蠢货,被人屠杀,甚到被人灭族,那都不足为奇。”

    “哼,这么说来,你是世外奇人了,有着了不起的本事了!”沈晓珊冷哼一声,有些忿忿不平地说道,这也算是她第一次与李七夜正常对话。

    “你觉得呢?”李七夜也不生气,平淡地说道:“你自认为比起你师父来如何?论天赋,你师父的确是如你。你换个角度来看看,如果有一天你当上掌门,你自认为能比你师父做得更出色吗?”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沈晓珊沉默起来,论天赋她的确比她师父高,但是如果说坐上她师父这个位置,她不一定能做得比她师父好。

    铁树翁管理下的铁树门虽然没有兴旺崛起之势,但也是平稳安宁,宗门内的弟子长老都佩服他,而且他与不少门派疆国的关系都很不错,交结了不少的朋友,在门派之间的纷争事务都处理的游刃如余。

    如果说,在未来修行上她会超过她师父,这一点沈晓珊是有着十分的自信,但是如果说要让她成为铁树门的掌门,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得比自己师父更出色。

    “你觉得你师父是蠢货吗?或者你师父是一个软骨头,见谁都会跪舔。”李七夜淡淡地对沈晓珊说道。

    “当然不是——”沈晓珊想都不想,这话脱口而出,她当然不允许别人诋毁她的师父,她说道:“我师父当然不是那种人!他是一个睿智之人!”

    “那不就得了。”李七夜此时此刻难得有这样的心情,平淡地说道:“既然你师父不是蠢货,却对我毕恭毕敬,难道你师头脑袋有问题了?如果我没有那个价值值得你师父如此跪舔吗?如果我没有能耐,会不把你们修士放在眼中吗?你真以为我是一个狂妄到不怕死的蠢货吗?”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顿时让沈晓珊沉默不语,细细想起来,李七夜这一席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她师父又不是蠢货,更不是随随便便连一文不值的凡人都跪舔的人!

    现在他师父对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那么恭敬,这说明李七夜有着这样的价值。

    她自己一开始就不满,无非是对李七夜有着成见,一开始就认他是一个凡人,不值得一提,那只不过是蚁蝼而己,特别是李七夜的态度让她在心里面对李七夜有了种种的不满,怒火与偏见遮蔽了她的双眼。

    现在细细想来,她师父让她这样做也是有她师父的道理,她师父也不可能说让她这位大弟子随便去待候一位阿猫阿狗。

    “好了,不要发呆,专心点。”在沈晓珊细细去想的时候,李七夜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沈晓珊回过神来,又不由有点气得牙痒痒的,虽然说她师父这样做是有他的道理,但李七夜这态度太让她气恼了,却又无可奈何。

    回过神来之后,沈晓珊默默地为李七夜搓背松筋,比起刚才来,此时的她是心态平和了不少,心里面的怒火也是平息了不少,他师父作为一派之首,为了铁树门他都愿意给李七夜一个凡人鞠身哈腰,毕恭毕敬,她作为一个大弟子又何有什么资格去摆比她师父更高的姿态呢?

    所以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沈晓珊心里面的怒火是消了不少,态度也平和了很多,同时也专心了许多,所以当她用心去给李七夜搓背松筋的时候本是动作笨拙的她,也是慢慢的熟练起来。

    “嗯。”享受着沈晓珊的待候,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不错,心态转变的还可以,虽然还有稍许的不满,至少你还会明白什么是深浅,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你平时都这样跟人说话的吗?”沈晓珊当然对李七夜不满了,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好好地待候着李七夜,连一点谢意都没有,却对她如此的评头论足,这能让她满意吗?

    “你要我说实话吗?”对于沈晓珊的不满,李七夜笑着说道reads;。

    “哼,你还有什么话不敢说的,你还需要我同意吗?”沈晓珊冷哼一声,不满地说道。

    “这话说得有道理。”对于沈晓珊这样的话,李七夜也难得认真地点头,然后淡淡地笑着说道:“我平时是不是这样说话,我自己都没去注意。不过,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换作平时,不要说是跟我说话,更不要说是待候我,只怕你连见我的资格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