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帝霸TXT下载->帝霸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759章 砸烂你的脸


    c_t;    石叟看到这个青年的神态,他心里面暗暗叹息一声,该来的终究是要来,躲也躲不掉,他师父最担心这样的事情了,但是终究还是发生了。-79-

    石叟深呼一口气,硬着头皮上前一拜,恭声地说道:“不知梁郡王大驾,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石老头,这里也不是西陀国,你我都出‘门’在外,不需要这一套。”青年踞傲,冷笑一声地说道。

    原来这个青年叫梁义恒,西陀国的郡王,他是西陀国太子的亲信,在西陀国有着很高的地位。

    而铁树‘门’只不过是小小的一个‘门’派而己,西陀国的一个郡王就轻而易举地压得他们铁树‘门’喘不过气来。

    对于梁义恒的冷嘲热讽石叟不敢说什么,单是眼前的梁义恒就是道王境界,道行比他强了不少,也唯有他们铁树‘门’的第一高手也即是掌‘门’铁树翁才能与之比上一比。

    而像梁义恒这样的高手,西陀国不在于少数,所以西陀国要灭铁树‘门’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79,m

    “听说你们的掌‘门’最近是忙得不可开‘交’,四处奔走,到处攀附关系。”梁义恒冷着脸,森然地说道。

    石叟听到这样的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明白对方是冲着这件事而来的,看来西陀国眼观八方,境内有一丝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的一双眼睛。

    “郡王言重了。”石叟忙是说道:“师兄只是去见见老朋友而己,师兄他年纪已经大了,所以见见昔日的老友,他是怕时日不多,来不及道别。”

    铁树翁与上边的人拉上了关系,‘欲’借此攀上齐临帝家,这是西陀国最不愿意看到的,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所以西陀国对铁树‘门’有打压之势,只不过一时间西陀国也不清楚铁树翁究竟有没有攀上齐临帝家,所以西陀国也不敢轻易出手。

    正是因为如此,梁义恒他们才会出现在齐临城,他们就是为了打听这件事情的。

    对于铁树翁来说,对于铁树‘门’来说,他们也渴望有一个突破,否则的话他们铁树‘门’随时都会被西陀国灭掉,而且西陀国灭掉他们铁树‘门’,那是悄然无声,甚至有可能不会有人过问,正是因为如此,铁树翁十分急迫地想攀上齐临帝家!

    “是吗?”梁义恒双目一寒,冷冷地说道:“他的确是年纪大了,也的确是时日不多了,回去劝劝他,多多准备后事,免得子孙不能尽孝!”说到这里,他目光中‘露’出杀机。最新章节全文

    听到梁义恒这样的话,顿时让石叟脸‘色’大变,沈晓珊和贺尘也脸‘色’大变,这是赤‘裸’‘裸’的威胁,甚至可以说这已经是事实,只要时机适合,只怕西陀国绝对会出手杀死铁树翁!

    “呵,呵,呵,郡王说笑,说笑。”石叟忙是打个哈哈,不愿意再谈这事,向沈晓珊和贺尘招了招手,说道:“你们快过来拜见郡王。”

    沈晓珊和贺尘没有办法,就算是十分不情愿,只好上前去拜了拜。

    梁义恒看都不多看贺尘一眼,盯着沈晓珊,徐徐地说道:“石老头,你们铁树‘门’也不够识相了,难道这等事情要太子陛下开口吗?你们家的沈姑娘早就应该送到太子那里!也罢,那我就替太子陛下开口吧……”

    “……太子陛下也恰好在临帝城,他出‘门’在外,身边没有丫头待候着,就让沈姑娘过去待候太子陛下,为太子洗脚暖‘床’,若是太子恩宠,赐你一夜的幸临!”说到这里,梁义恒‘阴’‘阴’一笑。

    梁义恒这话一出,石叟他们三个人都不由脸‘色’一变,特别是沈晓珊,顿时脸‘色’涨红,愤怒无比。

    “呼——”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玉’**扔了过来,直砸向梁义恒的脸蛋,但是梁义恒衣袖一甩,“砰”的一声,把这只‘玉’**甩了出去,砸在了地上,‘玉’**顿时砸得粉碎。

    “五千万的‘玉’**!”看到碎得一地都是‘玉’**,贺尘不由尖叫一声,骇然失‘色’,这一下他们都往扔来的方向望去,只见扔出这‘玉’**的正是李七夜。

    一时之间,石叟他们都是呆若木‘鸡’,久久回不过神来,一下子把五千万的‘玉’**砸得粉碎,这一下闯大祸了,这是把天都捅破了。

    “放肆,你是何人!”梁义恒一看到李七夜,只不过是凡人而己,顿时目光一寒,‘露’出了可怕的杀机,如果不是在齐临城,他根本就不会问这句话,一个凡人而己,直接杀了便是!

    李七夜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淡淡地说道:“在我没生气之前,立即滚出我的视线,不然我把你的头颅踩得稀巴烂!”

    “不知死活的东西——”被一个凡人如此斥喝,这顿时让梁义恒的老脸挂不住了,他好歹也是西陀国的郡王,像石叟他们这样的人见到他都要恭恭敬敬,现在一介凡人,也敢在他面前放弃。

    “去,打断他的双‘腿’,给我拖过来,我要一脚踩烂他的头颅!”梁义恒都顿时杀机盎然,对身边的弟子厉喝道。

    “小畜生,是你自寻死路,敢冲撞我们的郡王!”此时这几个弟子凶神恶煞地向李七夜走去,捋起了衣袖,要狠狠地把李七夜打残。

    “小心——”在这个时候,沈晓珊他们回过神来,不由为之骇然失‘色’,李七夜只不过凡人而己,就算他再学识过人,就算他再满腹经纶,他依然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己,在修士面前根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手到擒来。

    李七夜看都懒得多看他们一眼,右手一伸,听到“嗡”的一声,本是放在橱柜的那块小铜片竟然突然飞了过来,一下子附在了李七夜的手腕之上reads;。

    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在眨眼之间一只铜手套穿在了李七夜右手之上,铜手套吞吐着铜光,在铜光之中好像是沉浮着三千世界一样,有着让人为之颤抖的无上神威,似乎在这神威之下连神灵都要伏拜!

    “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连看都不看这几个弟子一眼,穿着铜手套的右手随便一扫,就瞬间把这几个弟子打得吐血,一下子把他们扫飞。

    李七夜看了一眼梁义恒,淡淡地说道:“我给你出手的机会,以免得说我连出手的机会都不给你。”

    看到李七夜手中穿着的铜拳套,这顿时让梁义恒脸‘色’煞白,但是此时他没得选择,“铛”的一声响起,厉叫道:“小子,自寻死路!”一剑如白练,直劈向李七夜。

    李七夜看都懒得去看他,穿着铜拳套的右手随随便便就是一拳砸了出去,“砰”的一声响起,长剑崩碎,梁义恒被一拳抡得砸在了地上,鲜血狂喷。

    李七夜二话不说,上前就是一拳砸在了梁义恒的脸上,听到“喀嚓”的一声骨碎声响起,“啊”梁义恒那凄厉的惨叫声在店内久久回‘荡’。

    在这个时候,梁义恒的脸蛋被砸得稀巴烂,如果不是李七夜留他一命,就算一百个梁义恒都不够活,这个铜拳套可是拥有大帝仙王级别的力量,而且使用这种力量是无限制的,那怕你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都能砸出大帝仙王的力量。

    但能拿得起这件叫帝冲的铜拳套的人,那也必须是大帝仙王级别的存在,不过唯有一个人是例外的——‘阴’鸦李七夜!

    “喀嚓”的一声骨碎响起,此时李七夜一脚踩在了梁义恒那已经被砸碎的脸庞上,淡淡地说道:“今天我不想在这里杀人,所以饶你一条狗命,回去告诉你主子,不管你主子是谁,离我身边的人远一点,离我的‘女’人远一点,不然我灭了你们全家!”

    此时的梁义恒只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而己,任由李七夜宰割,李七夜要他的‘性’命,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对了,刚才打破了一个五千万道贤‘混’沌石的‘玉’**,算到你的头上。”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然后对老掌柜吩咐地说道:“这笔债就向西陀国讨回来,如果他们拿不出来,榨干他们为止。”

    此时连老掌柜都呆在那里,事实上当帝冲穿在李七夜的手腕之上的时候,他就已经被震撼住了,因为他们家族只有一个传说,一个亘古不灭的传说,一个像神话一样的传说!

    “滚吧。”李七夜懒得去多理会,一脚把梁义恒踢开,淡淡地说道。

    此时梁义恒连屁都不敢放,一声都不敢坑,在他的几个弟子连拖带抬之下屁滚‘尿’流地逃出了这个杂货铺。

    李七夜此时向沈晓珊伸手,沈晓珊浑浑噩噩中取出了一张手帕递给了他reads;。

    李七夜用手帕细细地擦干了帝冲上所沾的鲜血,他擦得很仔细,宛如是抚‘摸’着情人一般,最终他轻轻地叹息一声,感慨地说道:“大帝仙王已经不需要这样的东西了,需要的人却拿不起来,这也只能放在这里给人观赏了,然而识货之人又是寥寥无几。”

    当李七夜话一说完之后,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帝冲从李七夜手上脱落下来,然后又变回一块铜片飞回了橱柜,冷冷地陈列在那里,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