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帝霸TXT下载->帝霸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790章神出鬼没的圣老六


    西陀太子王啸天不由咬牙切齿,庞脸扭曲,神态有些狰狞,因为上一次他被圣老六打昏了之后,圣老六不止是把他的一身宝物席卷而空,更可恨的是圣老六竟然是把他们主仆众人的全身衣服剥得精光,把他们全部赤条条地挂在了齐临城的大树上。

    试想一下,天亮的时候,众多的修士和凡人看到了西陀太子一众人赤条条地被挂在了大树上,这是一件多么轰动的事情,可以说这件事情成了齐临城的一大笑料,这让西陀太子王啸天颜脸丢尽,他们的西陀国也是颜脸丢尽。

    对于这一件事情,西陀太子不止是对圣老头他们咬牙切齿,恨之入骨,恨不得把他们碎尸万段,同时西陀太子连李七夜、铁树门的所有早都恨上了。

    如果换作是以前,西陀太子早就挥兵灭了铁树门了,对于他们西陀国来说,区区铁树门算得了什么,想灭掉铁树门那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最近几天来西陀国哪里有精力去对付铁树门,他们西陀国突然被一群莫明其妙的人追债,说是他西陀郡王打碎了他们店铺的宝**,欠下了天大的债务。

    按道理来说,西陀郡王梁恒义欠下了天大的债务,那也不关他们西陀国什么事情,也轮不到由他们西陀国的皇室来偿还。

    但是这群讨债的人根本就不跟他们西陀国讲道理,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他们西陀国是一卷而空,甚至是挖地三尺,他们西陀国许多值钱的东西都被这群讨债的人抢走了,甚至连他们的父皇都被他们这一群讨债的人从皇座上拖了下来,这群人直接把他们西陀国家传的王朝宝座扛走了。

    被这一群讨债鬼刮地三尺之后,这让西陀国陷入了困境,根本就无心思理会铁树门这等小事情。不过幸好的是留在齐临城的西陀太子王啸天交结上了南阳少主李天豪,这也算是抱上了大腿,也正是因为如此,尽管西陀国发生灾难,西陀国的皇主依然让西陀太子留在齐临城,希望他能攀附上更多的权贵。

    西陀太子他们被赤条条地挂在了大树上,让无数的修士和凡人嘲笑,这一切起因都是因为眼前的李七夜和沈晓珊他们,现在仇人相见,那是分外眼红。

    “李少主,就是这个凡人。”此时西陀太子王啸天指着李七夜说道:“就是他掇上铁树门的一群乌合之众,扬言要横扫齐临境,扬言要拳打南阳,脚踢遮日!”

    西陀太子王啸天也的确是有能耐,他留在齐临帝城交结了不少朋友,其中包括了有权有势的南阳少主李天豪!

    西陀太子王啸天如此煽风点火、无中生有,这顿时让铁树翁他们师徒脸色大变,因为人们根本就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李少主,莫误会,我们从未说过此话。”西陀太子把屎盆子扣在自己的头上,这把铁树翁吓得魂都飞了起来,忙是作揖,把姿态放在很低很低,只差就没有低头认错了。

    南阳世家,遮日门,这两大门派传承都在齐临帝家的管辖之下,是属于齐临帝家管辖最强大的门派传承之一。

    南阳世家有上神在世,至于遮日门,那就更不用说了,它是帝统仙门,乃是由遮日神帝所创。

    现在西陀太子把南阳世家和遮日门两大巨头都往他们铁树门身上推,那是用心险恶,这是要屠灭他们铁树门的节奏。

    “你紧张什么——”李天豪只是冷冷地看了铁树翁一眼,对于他这种高高在上的少主来说,铁树翁这样的角色,那也只不过是一只蚁蝼而己,他冷冷地说道:“如果你没有说,本少主会诬谄你不成?”

    李天豪这话一出,让铁树翁脸色大变,他一下子明白,像李天豪和他们南阳世家这样的存在,对于他们而言,是非曲直并不重要,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这才是重点。

    对于李天豪来说,对于南阳世家来说,就算西陀太子无中生有了,那又怎么样,灭掉他们铁树门,那也只不过是踩死一只蚁蝼。

    一只蚁蝼和一条走狗,选择哪一个?答案是十分明显的,南阳世家肯定会帮着西陀太子。

    在这刹那之间铁树翁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顿时整个人是冷汗涔涔,他们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在西陀国眼中已经算不了什么了,在更强大的南阳世家眼中,那就只不过是蚁蝼而己。

    “如果你没说,这话是谁说的呢?”李天豪目光越过了铁树翁,落在了风轻云淡的李七夜身上,冷冷地说道:“是你说的吗?”虽然说李天豪与李七夜无怨无仇,但是一开始他的情绪就站在了与李七夜的对立面了,原因很简单,李天豪曾经与天凰太子有着一面之交,而李七夜只不过是素不相识的凡人而己。

    天凰太子被杀的消息他也听到了,所以初见李七夜,李天豪就对李七夜抱有成见,对李七夜有着不满。

    “拳打南阳,脚踢遮日?”对于李天豪的问话,李七夜这个时候才慢悠悠地转过头来,随意地看了李天豪一眼,说道:“这是什么东西?也需要我来拳打脚踢,我只手灭了便是。”

    “我的小祖宗,你少说两句行不?”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把铁树翁他们脸色吓得煞白。李天豪就在面前,李七夜这句话就是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了李天豪的脸上。

    一句话就与南阳世家、遮日门结上生死大仇,这样拉仇恨的手法那已经是举世无双了,这把铁树翁他们吓得魂都飞起来。

    “好大的口气——”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李天豪脸色十分难看。不管眼前这个凡人是何来历,但是他当着自己的面就说只手要灭掉他们南阳世家,这怎么让他这位南阳少主咽得下这口气。

    “实话实说而己。”李七夜对李天豪没兴趣,摆手说道:“没什么事就不要来打扰我,识相的滚一边凉快去,我还有正事。”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铁树翁的整张老脸都垮下了,这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南阳世家的这个梁子已经结下了,他们铁树门已经是与南阳世家为敌了,这是不是他的本意那都已经不重要了。

    此时铁树翁心里面都不由哀求,希望李七夜这个小祖宗能少说两句。

    李天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作为上神之孙,他身上可以流淌着神祇血统的人,什么时候被人如此的挥斥过?

    “小辈,这里可不是齐临城,这里也不是石坊,这里可是没有规则可以庇护你!”李天豪目光森然,露出了杀机。

    李天豪这话一出,这铁树翁他们不由吓了一大跳,这里是前不靠村后不靠店的,如果李天豪真的是突然发飙杀害他们所有人的话,那还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

    “嘿,嘿,嘿,没有规则的地方更好。”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一个人突然从泥土中冒了出来,笑嘻嘻地说道:“没有规则,那就可以自由发挥了,做人干、炼恶尸什么的完美了。”

    突然间冒出了一个人,这还真的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唯有李七夜十分平静。

    “李少主,就是他,就是这个人!”一看到这突然冒出来的人,西陀太子也是惊慌失措,吓了一大跳,急声地说道:“就是这个人暗算我们的!”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圣老六。

    圣老六看了一眼西陀太子,笑嘻嘻地说道:“听说这位官爷脱光衣服在齐临城裸奔,这实在是好雅兴。”

    哪一壶都不提偏偏要提这一壶,这顿时让西陀太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是被圣老六暗算了一次之后,西陀太子不敢去招惹他。

    “你是何方神圣?”李天豪盯着圣老六,片刻之后,徐徐地说道。他也听说过天凰太子被放倒的事情,天凰太子的实力他清楚,能放倒天凰太子的人,绝对不简单。

    “一个做小买卖的生意人而己。”圣老六笑嘻嘻地说道:“今天小的是跟这位爷混了,因为这位爷身上有着金光闪闪的金元宝。”

    圣老六说着笑嘻嘻地蹭了一下李七夜的衣角,一副贪财要抱大腿的模样。

    “齐临境内之事,尊驾最好莫招惹,齐临帝家可不容得任何人放肆,我南阳世家也不容任何人诋毁!”李天豪冷冷地说道。

    虽然说李天豪对于这位来历不明而且还有能力放倒天凰太子的圣老六心里面有着戒意,但他并不怕圣老六,他们南阳世家也不是好惹的。

    李天豪说出这样的话,那也的确是底气十足,谁让他爷爷是一位上神呢!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圣老六笑嘻嘻地说道:“如果这位官爷有什么不满,那就去对金光闪闪的金元宝去说吧。”

    见圣老六一点都不怕自己的恫吓,他冷哼一声,然后冷冷地看了一眼李七夜和铁树翁他们一眼,森然地说道:“齐临帝家就要召开大会了,任何跳梁小丑都必将惨死!”说完拂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