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帝霸TXT下载->帝霸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076章相见倾心


    在天神学院,除了人宗这样的终极存在之外,帝府和圣院可以说是藏龙卧虎,在这里有着无数的天才,而且在这里也曾经出过一尊尊的上神,也曾出过仙王。

    可以说,作何一个大教疆国乃至是帝统仙门的天才放在圣院、帝府之中都不见得是最优秀的,特别是帝府,堪称是汇聚了百族所有最强大的天才,如当今大名赫赫的人圣就是出自于帝府!

    此时在这山峰上汇聚了天神书院帝府和圣院最有天赋、最强大的男女学生,可以说这些学生不会轻易服于人,都是自认为自己天下第一的天才。

    但是,对于梅素瑶讲的这一段心法,却让在场的男女学生都是心服口服,为之惊叹,为之倾倒,可以说梅素瑶所讲的这段心法,可以媲美于学院的老师,要知道,天神学院的老师都是属于上神甚至是有仙王这样的存在,这可以想象梅素瑶把这一段心法是参悟到了何等地步了。

    “梅仙子讲此一段心法,我们学生中已经无人能超越了,亦凡自惭不如,就算是玄极兄讲得只怕也不见得能超越梅仙子。”此时在男女学生中一个男学生站了起来,十分惊叹地说道。

    这个男学生全身散发出神光,脑后生出了神环,整个人看起来神圣无比,让人看到了都不由为之敬畏。

    这个男学生可是天神学院的风云人物,他是一门四仙王的思神宗的少主,名叫陈亦凡,人称思宗神子。

    他与帝府的纵天少主王玄极、百堂的六剑少皇孔叶林被人称之为天神学院三子,纵天少主王玄极居首,思宗神子陈亦凡居于第二,六剑少皇居于第三,他们三人的交情很好。

    六剑少皇是百堂的领袖,而思宗神子又何尝不是圣院的领袖呢,以思宗神子的天赋,那绝对是能入帝府,他却偏偏留于圣院。

    思宗神子曾经追求过梅素瑶,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只可惜,梅素瑶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思宗神子却努力不懈,他对自己是信心十足。

    此时思宗神子站出来说出这一席话,除了的确是梅素瑶讲得太好之外,也有讨好梅素瑶之意。

    “陈学长过奖了,雕虫小技而己,献丑了。”梅素瑶反应很平淡,静如流水,只是徐徐道来而己。

    “梅仙子太了不起了,这么厉害还如此的谦逊,如果我是男人,我也会爱死她的。”在场有天才女生不由羡慕无比,有些花痴地说道。

    “梅仙子谦虚,除了学院的老师,我没听过谁能把这一段心法讲得如此之好。”思宗神子笑着说道:“比起梅仙子来,我都自惭形秽。”

    “是呀,梅仙子只是出道晚了一点,说不定能与人圣、少年王这两位前辈争雄呀。”在场的天才男学生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在场之中不少天才男学生对梅素瑶有爱慕之心,他们也是极为优秀,只不过比起思宗神子来是差一点而己。

    “梅仙子不如讲一段’战诀’如何?这可是我们天神学院最经典的一段心法,每一个人对它的诠释都不一样,听说每一位老师都讲过’战诀’,每一位老师讲的都不一样,十分妙。”有一位在场的天才男同学跃跃欲试,忙是说道。

    “是呀,讲一段’战诀’如保?”此时不少男女学生都纷纷出言附和。

    梅素瑶看了看在场的诸位学生,她含笑,轻轻摇首,说道:“素瑶才学浅薄,不敢与前人相比。”

    在九界的时候,梅素瑶倒是乐于讲道授业,但后来她心态变了,认识了李七夜之后,她才明白天有多高,地有多广,曾经何时,拥有眉心一块仙骨的她,自负可以尽解开下大道奥妙。

    但认识了李七夜,与李七夜相处之后,她才真正明白,比起李七夜心怀浩瀚无尽的学识来,她对于大道奥妙的领悟,那只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己,不足为道。

    所以后来梅素瑶很少讲道授业,在她心里面看来,自己讲道,那只是献丑而己,根本无法与李七夜相媲美。

    “梅仙子过谦了,讲一段又何妨。当年启航老师曾讲了一段’战诀’,让大家听得如痴如醉。以梅仙子的天赋,不亚于当年的启航老师,说不定梅仙子讲此法,会更出色。”此时思宗神子忙是笑着说道。

    “是呀,就讲一段,若是梅仙子超越了启航老师,那我们岂不也是沾了光。”其他的学生都纷纷附和地说道。

    在众学生口中所说的“启航老师”就是古启航,人称少年王,一代绝世天骄,现在在天神学院执教,就算是思宗神子、六剑少皇这样的天才都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梅仙子,讲一段,这也算是为我们这一次论道切磋画上一个完美的记号。”在梅素瑶犹豫之时,在场的男女学生都纷纷附和,拥护梅素瑶讲上一段。

    见在场的男女学生都如此的热情,梅素瑶只好是苦笑了一声,最好只好徐徐地说道:“恭敬不如从命,既然是如此,素瑶就献丑了。”

    “战,起于心,道衍于法,以战为道,立万法……”此时梅素瑶徐徐讲道,声如纶音,当她口吐真言之时,万法妙生,此时连仙松都为之摇曳,仙气弥漫,这呈紫色的仙气变得更加浓郁,宛如化作精灵一样,缭绕于梅素瑶周身。

    梅素瑶徐徐讲来,如天花乱坠,说到妙处,如地涌金泉,实在是妙不可言。

    一时之间,在场的男女学生都听得如痴如醉,很多男女学生听到妙处,都不由击掌喝采,让山峰上的气氛推到了**。

    “战道藏心,上为伐,不伐便威于人,此乃是善法,也是上道……”此时梅素瑶徐徐道来,口吐莲花,让人听得如醉如痴。

    “错——”就在梅素瑶说到最奥妙之处时,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一下子打断了梅素瑶的话,说道:“这一句说错了。”

    本来大家都听得如痴如醉,但这样的一声断喝响起之时,宛如一盆冷冷的冰水一下子泼到了所有人的头顶上。

    这一下子让大家清醒过来,当在场的天才男女学生一清醒过来之时,又不由怒火从心生,他们听着梅素瑶讲道,大道奥妙,让他们受益匪浅,现在突然之间被人喝断,让他们一时间跟不上节奏,这怎么不让他们大怒呢。

    “是何人敢在此口出狂言!”此时有男学生清醒过来,不由为之愤怒地说道。

    所有人都纷纷望去,只见一个平凡普通的男子跨空而至,喝断梅素瑶的正是这个男子,一时之间所有学生的目光都锁在了他的身上了。

    “战何需藏心,大道伐天,一战到底,这才是上道。战从无善,只要心生有战,便无需掩饰。”踏空而来的人正是李七夜,他口吐真言,一字一句,宛如晨钟暮鼓,一一敲击在了梅素瑶的道心中。

    别人不了解梅素瑶,但李七夜了解她,他知道梅素瑶的心结,所以,此时他口吐真言,一字一句地敲打在她的道心上,为她解惑,为她指引着道路。

    当李七夜的真言一字一句敲打在梅素瑶道心中,这顿时让梅素瑶心里面一震。

    当然,思宗神子他们不知道李七夜与梅素瑶的关系,见李七夜当然敢当众如此的斥喝梅素瑶,如此贬低梅素瑶,顿时让在场的男女同学大怒。

    “不自量力的东西,竟然敢在梅仙子面前班门弄斧!”有学生跳出来,大喝道。

    “就是,这是从哪里跑出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然敢在我们圣院、帝府面前口出狂言,应该教训教训他。”有天才学生一见李七夜不是他们帝府、圣院的同学,顿时双目一冷,根本就看不起李七夜。

    “小辈,滚下山去!否则,休怪我打断你的双腿!”此时思宗神子也沉不住气,立即大喝一声,双目露出杀机。

    本来这一次品茶会他是想好好表现一般,这一场讲道本来气氛很好,却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小子给搅黄了,这怎么不让思宗神子大怒呢。

    李七夜根本就不去理会思宗神子他们,他一步跨来,行走到仙松之下。

    “公子——”此时梅素瑶回过神来,惊喜无比,一下子跑了过来,投入了李七夜的怀抱中,紧紧地抱着李七夜。

    “看来,你的确是收获很大。”李七夜抱着怀中的梅素瑶,不由欣慰,笑着说道:“这一条道路你的确是能走很远。”

    “很久未见公子,甚是想念。”此时梅素瑶也并不顾忌什么,在李七夜怀中,紧紧地抱着,十分的高兴,十分的欢喜,她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能见到李七夜。

    当年破天而来,他们来到骄横洲便与李七夜失去了联系,虽然她相信李七夜有面对作何困难的能力,但许久未见,心中也不由日夜想念。

    “我也甚是想念,只是诸事未了,未及时赶来。”李七夜轻轻地抚着她那美丽无比的秀发,轻轻地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