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帝霸TXT下载->帝霸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210章遗产


    跪在了地上,此时彭威锦是脸色煞白,双腿发抖,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小厮竟然是皇后娘娘所妆扮的。

    想到刚刚自己还骂她“贱婢”,此时彭威锦不由打了一个哆嗦,这是灭门之罪,就算不灭他们彭家庄,只怕他都会被拖出去砍头。

    “娘娘,请饶命!”此时彭威锦不由磕头地叫道。

    王涵冷漠地看了彭威锦一眼,为之讨恶,她懒得再去理会他,只是看着李七夜而己。

    此时李七夜的目光依然是落在手中这块岩石上而己,他根本就懒得去看彭威锦一眼,在王涵望来的时候,他只是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掌嘴!”

    李七夜话一落下,这样的事情无需王涵亲自动手,杨胜平操劳便是,只见杨胜平捋起了衣袖,冷漠地对彭威锦说道:“彭少庄主,公子与娘娘已经是格外开恩了,已经是皇恩浩荡!”话一落下,捏住了彭威锦的下巴。

    “啪、啪、啪——”此时杨胜平按住了彭威锦,一巴掌一巴掌地抽在了杨胜平的脸上,几巴掌下来,就把彭威锦抽得脸颊又红又胀,嘴角鲜血直流。

    “啪、啪、啪”一个个响亮无比的耳光响起,抽是彭威锦嘴角鲜血直流,但此时彭威锦一句话都不敢吭声,此时不把他拖出去砍头已经算好了。

    很多人都还没有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看到彭家庄的少庄主杨胜平竟然跪在地上,被人按着一个又一个耳光地抽,把不少人都吓了一大跳。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杨胜平如此捏着嘴巴,被一个又一个耳光狠抽,这对于彭威锦来说是一种奇耻大辱,但是,那怕再羞辱的事情,总比丢掉性命好。

    “啪、啪、啪——”一个个狠狠的巴掌抽在了脸上,十几巴掌下来,彭威锦被抽得满口是鲜血,满口的牙齿都被抽得漏风。

    李七夜只是琢磨着手中的这块岩石,王涵冷漠地站在李七夜身边,也懒得去理会被当众掌嘴的彭威锦。

    不少人着彭威锦被如此狠地掌嘴,都不由为之抽了一口冷气,都不敢说话。

    “这件东西,我要了。”最后李七夜吩咐珍宝阁的伙计说道。

    珍宝阁的伙计二话不说,立即给李七夜包好,不用李七夜说话,王涵立即就把钱付了,刚才她把价格报到了一千万,依然是直接付了一千万,对于她而言,这算不了什么事情。

    看到李七夜竟然花了一千万买了这样一块不起眼的岩石,让珍宝阁的不少客人都觉得疯狂,就是连珍宝阁的伙计也都觉得疯狂,这个价格快要接近于原价的十倍了,如此财大气粗的客人,还真的是十分难见。

    李七夜收下了这块岩石,也没有交给身边的王涵,然后转身就走。

    李七夜离开之时,王涵和朱思静跟着离开,杨胜平又是狠狠抽了彭威锦几十耳光之后,这才追随着李七夜他们而去。

    满口鲜血的彭威锦跪在那里,被羞辱得无地从容,恨不得地面裂开一道缝来,立即钻进去消息。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彭威锦不由紧紧地握住了拳头,指甲都刺入了手掌之中了,他不由咬牙切齿,双目中喷出了可怕的杀机,他心里面发誓,他一定要报此仇,不报此仇,誓不为人,他一定会让今天羞辱他的人都付出代价!

    李七夜回到了住处之后,李七夜遣退了王涵他们,封闭了空间,缓缓地取出了刚刚从珍宝阁买到的那块岩石,神态郑重,徐徐地说道:“老头,或许这就是一个机缘,或许有些东西是注定的。”

    说完了这话,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他命宫浮现,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太初原命浮现,十二道法则垂落,守护着李七夜。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识海之中有一个个符文浮现,这一个个的符文古老无比,似乎是在漫长的岁月中形成的一样。

    听到“铛”的一声响起,这个时候一个个符文交织而成,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一个个符文交织成了一条细小的法则,这细小的法则如丝如链,看起来十分的奥妙,也是十分的美丽,它在闪动着光泽。

    在这个时候这样一道细小如丝的法则在游动着,最后从李七夜的指尖钻了出来,钻入了那块如旧砖一样的岩石之中。

    在这个时候,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只见这块像旧砖一样的岩石散发出了一缕缕的光芒,这一缕缕的光芒宛如仙光一般的浮现,每一缕的仙光都是像有生命一样。

    “蓬”的一声之中,只见仙光交织,在仙光之中浮现了一个人的影子,这是一个老人,这个老人虽然不是很真切,但他那一双眼睛却宛如穿越了亘古一样。

    李七夜看着这个浮现的影子,他是沉默不语,这个影子他实在是太熟悉了,这个影子便是仙魔洞的长生萧氏——他留下的一缕执念!

    “小子,如果你能打开它,那就意味着是真的。”此时长生萧氏的影子开口,徐徐说道:“我曾翻阅无数古阅,曾以九大天书之一的法则推算,我展望过未来,欲窥亿万世,异象纷呈,真假未辨,就如今日你我相隔遥远的时光相见,这也不知是真假,若是真的,那就意味着我也已经死了……”

    “……人总是有一死,万物都难逃过此劫。举世间,有人或许能长生,比如说长生草,又比如说一些躲在背后的人,但,这都不是真正的长生不死,这都不是真正的跳脱!唯有不依仗任何外物而能长生,那才是真仙,那才真正的跳脱,否则那只不过是伪仙而己……”

    “……如果你拿到了我的记忆石,那么今天这一切都是真的,以前我所推算的一部分也是真的,其他的或许只不过是幻象而己。若今日所发生的一切皆是真的,那么这也算是我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毕竟谁都想长生不死!”

    长生萧氏徐徐说道,宛如是和久别重逢的老朋友在说话,又好像是在与亲人叨叨细语一样。

    “……不论如何说,小子,你能走到这一步,我也为你而骄傲,在这世间我也没有亲人,孤家寡人一个,在今天我也是把你当作我唯一的亲人,当然,你也是不可能认我这个亲人。不论怎么说,我们能相识一场,也算是有缘,有些事情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说到这里,长生萧生笑了一下,说道:“你有今天的成就,我相信你已经不缺宝物仙品,不过,我依然有一点遗产留给你,这也算是我的一点礼物吧,毕竟我把你炼成阴鸦,你心里面多少也会恨我。这是一份记忆,虽然谈不上是无价之宝,但在未来的道路上或许多多少少能帮得上你……”

    说到最后,长生萧氏望着李七夜,过了许久之后,他叹息一声,轻轻地说道:“再见了,永别了——”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长生萧生的身影慢慢地消散而去,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似乎他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样。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这块看起来如旧砖一样的岩石竟然一页一页翻开,宛如它不是岩石,而是要一本古书一样。

    紧接着听到“蓬”的一声响起,只见这翻开的一页页竟然瞬间喷涌起了无数的符文,如此多的符文是古老无比,让人无法看得透,更让人无法能倪得见它的奥妙。

    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只见这个个的符文在相互交织,交织成了一条条细小的法则,每一道法则都闪动着深邃的光芒,似乎在这样的一条细小无比的法则之中它是承载着无限岁月痕迹一样,在这里面记载着太多让外人无法窥视的秘密。

    看着这样一道道浮现的法则,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他伸手把这一道道的法则吸了过来,随之这一道道法则宛如是暖流一般,无声无息地流淌着。

    最终,在太初原命的守护之下,李七夜炼化了这一道道细小的法则,每一法道则都融入了他的识海之中,最后听到了“蓬”的一声响起,在李七夜的识海之中被开拓了一个角落,被点亮了一份记忆。

    这是属于仙魔洞长生萧氏的记忆,这一份记忆浩瀚如海,一点都不比枯石院悬崖下的老头差。

    如此一份浩瀚如海的记忆,就像是一部厚厚的古书,在这样的一份记忆之中承载着太多的东西,记载着无数的痕迹。

    这就如长生萧生所说的那样,这是他留下来的一份遗产,但它又并非像长生萧氏所说的那样并不珍贵,事实上它珍贵无比,这样的一份记忆称得上是无价之宝。

    在以前,在仙魔洞的时候李七夜从长生萧氏那里知道了很多的秘密,这都是外人无法获知的东西。

    但是,现在再拥有了这一份记记,这毫无疑问是让更多的秘密丰满起来,弥补了很多的空白,特别是三仙界的许多事情,更是一下子清晰起来。

    毕竟当年长生萧氏也曾经来过三仙界,也曾经在这里留下过道统。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神级巫医在都市

    “哥哥我胸小怎么办?”“没关系,我有一门按摩术,最能丰胸美臀。来,让我给你揉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