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帝霸TXT下载->帝霸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211章天德真神


    接下几天来,李七认都足不出门,他是好好消化仙魔洞长生萧氏所留下来的记忆,在他的记忆之中涉及了不少的秘密,当然这些秘密是外人很难看得懂的,也只有李七夜这样的存在才能真正理解这些秘密背后所隐藏着的奥妙。

    毕竟这不止是李七夜经历了无数的岁月,更重要的是在举世之间还有谁能比李七夜更了解李七夜呢?

    李七夜盘坐于床边,内视入定,整个人宛如雕像一样,一动都不动,似乎在这一刻他宛如是跨越了亘古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七夜突然一下子睁开眼来,好像他一下子被什么惊动了一样,一下子站了起来,就出门而去。

    “公子——”看到突然出来的李七夜,朱思静为之一喜,忙是叫道。

    这几天李七夜足不出户,朱思静都担心他会出什么事呢,现在见李七夜安然无恙,她一颗悬起的芳心总算是放下了。

    李七夜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吩咐杨胜平说道:“备车,出宫!”

    杨胜平二话不说,立即却备车。杨胜平也不知道李七夜是要干什么,但他也不敢去多问,在最短的时间之内马车备好,他亲自为李七夜赶马车。

    李七夜话不多,让杨胜平直奔出皇宫,杨胜平按照李七夜的指路,一路狂奔下去,最后在皇庭的西侧一座山峰前停下了。

    这是一座郁郁葱葱的山峰,在这山峰上生长着不少的古树,不过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座山峰上所生长树木的树叶都与其他的地方不一样,这里面的树叶的叶梢都有浅红色,如此一来这里的整座山峰看起来就好像是被披上了红霞一样。

    特别是一阵微风吹来的时候,整座山峰的树叶都摇摆不定,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层层的血浪一样,层层迭起。

    李七夜下了马车之后,看着眼前这一座山峰,好像是能穿透这样的一座山峰一样。

    到了之后,杨胜平一看这座山峰,也颇为意外,有些吃惊,喃喃地说道:“竟然是在这里。”

    随之而来的朱思静看着这座山峰,她说不出什么感觉来,轻轻地说道:“这,这座山峰好奇怪,好像有人在怒吼一样。”

    “哪来有人怒吼。”杨胜平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是听到树叶声吧,这座山峰的树叶有点不一样,当随风摇摆的时候看起来像血浪,所以你有可能是听到树叶声错觉地认为是怒吼声。”

    “也有可能。”听到杨胜平这样的话,朱思静侧首想了想,不由说道。

    “不。”在这个时候站在前面盯着这座山峰看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是她听到了你无法听到的声音,这并不是思静比你强,而是因为她出身于默咒族,她拥有着你们所没有天赋,往往正是因为如此,他们默咒族才会被人视之为不祥。事实上,她说的是真的!”

    “真的有怒吼声?”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杨胜平也不由大吃一惊,他不止是吃惊这怒吼声,同时也对于默咒族拥有着这样的天赋而吃惊。

    杨胜平他所知道的,默咒族会被人视为不祥,因为有传言说,只要默咒族出现的地方,就不会带来好事,所以才会被人视为不祥。现在听李七夜这样的话一说,似乎这是另外一回事。

    朱思静也不由惊愕了一下,她都不知道自己竟然有着这样的天赋,毕竟他们默咒族的人很少,而且是分散在三仙界的各地,在以前她还以为这只是自己的幻觉而己,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说这是一种天赋。

    在朱思静和杨胜平都惊愕的时候,李七夜已经登山了,他一步一步走上山峰,朱思静和杨胜平跟在身后。

    登到了山腰的时候,李七夜在一座很大的石碑之前停了下来,这座石磅上面没有任何文字,而且这座石碑是被竖立了很久的了。

    李七夜盯着眼前这座石碑,似乎他的一双眼睛好像能看透一切。

    “就在这地下,这怒吼声就好像是从这地下传出来一样。”在李七夜看着这里的时候,朱思静轻轻地说道。

    “这,这地方真的像传说那样。”朱思静这话让杨胜平眼皮不由跳了一下,心里面有些发毛,说道:“传说是真的。”

    “这里是什么地方?”见到杨胜平被吓了一大跳的模样,朱思静不由好奇地问道。

    杨胜平不由苦笑了一声,说道:“这座山峰被人称之为弃骨山,这里面埋葬着我们狂庭道统一位十分了不得的老祖宗。”

    “老祖宗?”听到这话,朱思静就更加好奇了,看着前面的石碑,说道:“师祖,我们狂庭道统的老祖宗死后不是葬入祖庙或古祠的吗?为什么会埋葬在这里呢?前面是他的墓碑吗?”“这个——”被朱思静这样一问,杨胜平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事实上这涉及到了狂庭道统的一段不堪往事,狂庭道统中知道这件旧事的人都不愿意去多谈。

    “那是因为他是狂庭道统的罪人,没资格葬入狂庭道统的祖庙或者古祠。”在杨胜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站在石碑之前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被李七夜直接如此说出来,杨胜平尴尬地干笑一声,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好。

    这样的事情更是让朱思静好奇了,毕竟以前她一直都呆在大剑门这样的小地方,对于狂庭道统的很多事情一点都不了解,所以她不由望着杨胜平,想知道这事的真假。

    杨胜平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也明白李七夜有心培养朱思静,狂庭道统的很多事情她需要知道,这才能让她未来能在狂庭道统中立足。

    “是的,公子说得没错。”杨胜平只好说道:“弃骨山正是埋葬着我们狂庭道统中的一位很强大的老祖——天德真神!”

    “天德真神曾经是我们狂庭道统中最有天赋的老祖宗之一,他曾经创出了一门极为逆天的功法,只不过这门功法被封禁,后代任何弟子都不能修练,所以这一点你也要记住了。”说到这里,杨胜平叮嘱朱思静说道。

    “为什么呢?”朱思静听到这样的话更加好奇了。

    “这个——”一时之间,杨胜平都有点回答不上了,毕竟作为后辈,他也不好去评价他们狂庭道统的祖先,毕竟天德真神也的确是为狂庭道统立下赫赫的战功。

    “因为他入了魔道。”杨胜平在考虑着如何择辞的时候,看着石碑的李七夜淡淡地产道。

    “是的,就如公子所说那样,’狂魔血噬’在我们狂庭道统中被视为禁术,任何人都不得修练,一旦被发现修练,轻则被放逐,重则就会被废掉一身道行。”杨胜平轻轻叹息一声,特别地提醒朱思静说道。

    原来这位天德真神的确是如杨胜平所说的那样,是天德真神曾经狂庭道统最了不起的天才之一,他从《狂暴经》中衍化出了一门极为逆天的心法——狂魔血噬!

    《狂暴经》本来是由狂庭道统的狂血真帝所创,他为狂庭道统的几位真帝之一,狂血真帝已经把狂暴走到了极限了。

    但是天德真神却把狂暴走到了更极限,以更偏激的手段去实现,所以创造出了——狂魔血噬。

    “为什么这功法被视为禁术呢?”朱思静也是第一次听到“狂魔血噬”这门功法。

    “因为这门功法直接喝敌人的鲜血,瞬间让自己暴走,喝的鲜血越多,暴走的程度就越强烈,实力会因此而疯狂提升,在那个时候,我们狂庭道统曾经有不少人修练。因为这门功法太残忍了,被很多道统仇视,后来我们不得不封闭道统,也烧毁了这门功法。”杨胜平轻轻地叹息一声,这一段不愿意人提起的往事,今日提起,让人心里面也不胜吁嘘。

    在以前狂庭道统可是仙统,后来没落,才沦落为了万统。

    作为狂庭道统最了不起的天才天德真神,他一心想崛起狂庭道统,故此才创出了“狂魔血噬”,正是因为修练了这门功法,这让天德真神力量疯狂提升,这也使得他所向无敌。

    后来狂庭道统也有许多的弟子追随着天德真神修练这门功法。

    在那个时候天德真神还着这样一批弟子所向披靡,所向无敌,不知道打败了多少道统的强敌。

    但是“狂魔血噬”是当场吞噬敌人的鲜血,实在是过于残忍,被很多道统视为邪门歪道,后来随着天德真神所向无敌,曾经血洗了不少的门派世家,这使得他们人人诛之,连狂庭道统都被人称之为魔教!

    如此一来,这使得狂庭道统声名受损,而且万统界有很多的道统联合起来攻打狂庭道统,很多道统都扬言要灭掉狂庭道统这样的魔教。

    在这样的局势之下,狂庭道统又怎么能承受如此多的道统攻打呢,若真的是全面爆发战争的话,那么狂庭道统随时都会被灭掉。

    在这样的局势之下,狂庭道统的上一代道源守护神,也就是修罗战天,亲自出手,斩杀了天德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