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帝霸TXT下载->帝霸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236章一剑屠千人


    大家都第一时间冲入了巨坑,都想捕捉到那一株血参,但是,李七夜却对这株血参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停留在这座山峰之上,关注着脚下的动静,在泥土之中,金线时闪时现,看来那东西是十分的警惕,十分的狡猾,而且它的遁行是十分的逆天。

    甚至有可能连血参都只不过是掩人而耳而已,只有血参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才不会有人留意到它的出现。

    李七夜静静地等待着,盯着地下,虽然说金线时隐时现,但是李七夜有的是耐心,他知道这东西一定会出现的,是迟是早,那只是时间问题。

    在李七夜停留在山峰上的时候,有一个人一直在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这个人就是圣院北境的银狐。

    银狐徐智杰一直留意着李七夜的一举一动,此时他连血参都不去关注,只留意着李七夜,因为对于他而言,一株血参的价值远远比不上李七夜。

    更何况,他们圣院也好,上部陈家也罢,他们都不是为血参而来,他们是有另的目的而来,至于血参,那只不过是顺手为之。

    现在不论是圣院的强者,还是上部的强者,他们都按兵不动,那怕已经有很多人扑入了巨坑之中,去追捕血参了,但是他们却丝毫不动。

    因为他们的老祖已经下令,不要再去理会血参,他们将会有着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缺牙山里面的巨坑是巨大无比,因为它曾经被无数人挖掘起,整个巨坑是一层又一层地往下掉,下面宛如是深不见底的深渊,没有人知道下面究竟有多深。

    血参太快了,在这眨眼之间,它就遁入巨坑之中,然而这样如漏斗一样的巨坑又是广阔无比,大家都不知道血参都逃遁到哪里去了,当他们追入巨坑的时候,血参已经是逃得无影无踪了。

    但是依然有人不死心,直接在巨坑之中挖了起来,一时之间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泥石皆下,只可惜,血参照就逃之夭夭了,那怕他们挖地三尺,依然没有找到血参的任何踪迹。

    “晦气——”最后大家都没有找到血统,都纷纷从巨坑中爬了出来,无可奈何地说道。

    也有门派的长老说道:“这株血参只怕是有千万年的药龄了,它已经是通灵了,想捉到它,只怕是困难无比,这只怕是需要真神出手。”

    一时之间,大家都未能捕捉到这只血参,大家都从巨坑中爬出来,失望地嘀咕了几句,但又无可奈何,多少人来缺牙山就是冲着血参来的,虽然是几次见到血参了,但大家依然是一无所获,没有人能捕捉到它。

    李七夜一点都不关心血参的事情,他聚精汇神,看着脚下的泥土,静静地等等着那件东西出现。

    当大家都未能捕捉到血参的时候,又纷纷把注意力转到了李七夜与上部他们的身上了,但是,此时李七夜独站在一座山峰之上,没有人知道他干什么,而上部陈家乃是营门紧闭,阵地森严,如临大敌,随时都有一战!

    “打不起来了吗?”这个时候看到双方都没有开战的意思,有人不由嘀咕一声说道。

    “沙——”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很轻微的声音响起,这声音轻微到让人难于听见,就在这“沙”的一声之中,地下的泥土微微凸起,好像地下有什么要游动一样。

    看到这样的变化,李七夜双目一凝,并没有动手,依然是静静的等待着,伺机而动,不打草惊蛇,因为这东西也只是在投石问路而已。

    就在这刹那之间,听到“嗖”的一声响起,一箭射来,李七夜脸色一沉,瞬间抬起头来,但这射来的一箭并不是射向李七夜。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这一箭竟然射入了李七夜所在的这座山峰之中,宛如是一箭射穿了山体。

    “沙——”的一声,地下的东西瞬间警惕,随着泥土松动了一下,瞬间消失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李七夜瞬间脸色一冷,好不容易等到那东西引出洞来,现在又一下子缩了回去了。

    李七夜双目一冷,望圣院北境的营地望去,只见银狐徐智杰站在那里,手挽着长弓,刚才那一箭就是他射的。

    此时银狐徐智杰还不知道死神来临了,因为他看到李七夜神态凝重瞬间,他一下子明白这座山峰一定有玄机,所以他射出一箭想探试一下,但却坏了李七夜的大事。

    银狐徐智杰突然往李七夜所在的方向射了一箭,让所有人都一下子看着他们两个人,不少人觉得那怕徐智杰这一箭没有恶意,那也是属于挑衅。

    此时李七夜一步踏出,瞬间踏到了圣院北境的营地之外,目光冰冷。

    “铛、铛、铛”就在李七夜出现在圣院北境的营地之外的时候,圣院北境的所有强者都如临大敌一样,瞬间是刀剑出鞘,巨盾成墙,都挡住了李七夜的去路。

    此时此刻,那怕是权势滔天的圣院对于眼前这个凶人也一样是忌惮三分,这个凶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你是自寻死路!”李七夜冷冷地看着银狐徐智杰,冷冷地说道。

    “李道友,我只是往空中射了一箭而已,并非对道友有恶意。”银狐徐智杰理直气壮地说道:“缺牙山如此之大,道友总不能说禁止所有人不能干这个,不能干哪个吧?”

    “是吗?”李七夜双目冷冷的光芒中露出冷冷的笑容,说道:“如果我说不能就不能呢?”

    “李道友,请点道理,狂庭道统乃是讲道理的地方,乃是有王法的地方……”银狐徐智杰觉得自己占了一个“理”字,所以不由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就是道理,我就是王法!”李七夜笑着说道:“坏我好事,杀无赦!”

    如果熟悉李七夜的人,一看到李七夜这样的笑容之时,一定会毛骨悚然,李七夜这样的笑容那绝对是代着死亡。

    “尊驾,请回吧,我们并无恶意。”此时在圣院北境的营地之中一个老者站了出来,这个老者穿着大衣,如铁树一般,说话强功有力,徐徐地说道:“尊驾若是四处树敌,这不是明智之举,所以还请回吧。”

    “北境之主。”看到这个老人,有人惊呼一声,说道。

    眼前这个老人正徐智杰的父亲,也就是圣院北境的主人,他在狂庭道统的地位和实力不亚于陈泰合。

    “待我杀了你儿子,便离开。”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圣院北境的所有人都脸色一变,在场很多观望的人也都面面相觑,都觉得这个家伙太猛了。

    “真的是猛人,难怪自称第一凶人。”有人低嘀咕地说道:“在刚才才把上部陈家杀得马仰人翻,现在又干上了圣院北境,这样下去,只怕他这是干翻狂庭道统的四大势力。”

    想到有这个可能,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里面为之兴奋,如果在狂庭道统之中真的有人干翻了狂庭道统当下的上部、圣院、王府、楚营这四大势力,那就意味着狂庭道统真的是要变天了。

    到了这一步,那就不仅仅只是换了一个皇帝那么简单了,那是直接诞生一个全新的王朝了。

    想到这一个可能,一时之间也有不少人在心里面对于李七夜多多少少有些期待。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银狐徐智杰、北境之主都是脸色十分难看,这不止是邈视他们,也完全是挑衅他们圣院北境的权威。

    “尊驾,请回吧!”此时北境之中也冷着脸说道:“否则,我们圣院也不客气了。”

    “李七夜,我们尊你一声,那是以示敬意。”此时银狐徐智杰也沉不住气了,他早就有干翻李七夜的意思了,此时他冷声地说道:“你真以为自己所向无敌,真以为我们圣院北境是纸糊的,你想杀我就能杀我呀?”

    “你说对了。”李七夜随手一招,“铛”的一声响起,有一位旁观修士的长剑落入了他的手中,手中的长剑随手指着银狐徐智杰,说道:“今天我就是要劈了你。”

    当着天下人的面,被李七夜说要劈了自己,不论是徐智杰自己,还是圣院北境,都无法咽得下这口气。

    “小子,我们圣院北境焉能让你逞凶!”此时有北境的强者也不由怒声说道。

    “杀了他。”此时银狐徐智杰厉喝一声,听到“铛”的一声响起,一把长刀在手,帝威浩然,此乃是一把真帝之兵。

    先是陈舒伟拥有龙须鞭,现在徐智杰出手也是有真帝之兵,这样的底蕴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羡慕。

    “杀——”此时圣院北境的强者瞬间形成了战队,他们也曾经是沥血沙场的军团,乃是一支虎贲之师,没有弱者,所以听到“轰”的一声,刀剑爆发的火山,整支军团宛如钢铁洪流一样冲杀向了李七夜。

    “土鸡瓦狗!”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冷笑一声,“铛”的一声响起,剑鸣不止,响彻九天十地,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手中的铁剑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剑芒。

    “轰”的一声撼天,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一剑斩下,劈开了天际,斩落了星辰,一剑之下势不可挡,任何人都灰飞烟灭。

    “噗——”的一声响起,当冲击而来的钢铁洪流在这刹那之间是嘎然而止,当李七夜这一剑劈下之时,整个冲杀而来的军团被斩杀,上千的强者在这一剑斩杀之下成了血雾,就算有人未能被这一剑斩杀血雾,都是被一剑劈成了两半!

    一剑屠千人,那并不是神话,在这刹那之间,就被李七夜做到了。

    “杀——”在这瞬间,银狐徐智杰狂吼一声,手中的帝兵狂斩而来,帝威浩瀚,碾杀一切,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剑之下虚空粉碎。

    “铛——”的一声响起,剑芒一瞬,瞬间一掠而过,那怕帝兵的一刀如从天瀑一样从天而降,但是依然挡不住李七夜一掠而过的剑芒,剑芒瞬间刺穿了如同天瀑一样的刀光。

    “退——”看到这样的一幕,北境之主大叫一声,欲出手相救。

    但这一切都已经迟了,听到“噗”的一声响起,剑芒穿过了帝兵的天瀑刀光之后,一掠而过,带起了银狐徐智杰的头颅。

    当徐智杰的头颅高高飞起的时候,才看到了鲜血“嗤”的一声从断脖出喷了出来。

    双倍月票,有月票的同学投给《帝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