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帝霸TXT下载->帝霸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266章武冰凝


    当李谦护送阳明须陀他们这些老祖离开之后,李七夜随手一挥,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只见锁在那个女子身上的始祖法则松开,恢复了她的自由。

    见李七夜竟然松开了自己身上的枷锁,这个女子有些惊疑地看着李七夜,并不是那么相信李七夜就这样恢复自己的自由。

    “思静,安顿她住下来,招待好客人。”李七夜随意吩咐身后的朱思静。

    这个女子瞅着李七夜,她并没有放松心里面的警惕,说道:“你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李七夜笑着说道:“难道我能吃了你不成?就算是做人质,那也有人质的生活,难道我会把你一直锁着不成?”

    “谁知道你想干什么。”这个女子轻轻地冷哼一声,说道:“说不定你心里面有所图谋,哼,你们魔教的人不一定能信得过。”

    “我能图谋你什么呢?”李七夜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女子,笑着说道:“论姿色,那也只不过是平平而已,做我的暖床丫头都很勉强。你说我还能图谋你什么?我总不能饿不择食到那种地步吧。”

    “你——”这个女子顿时脸色涨红,怒视李七夜,咬牙切齿,她的秀目都要喷出怒火来了。

    任何的女子都在乎自己的容貌,更别说是眼前这位本就是绝世美女的她,她武冰凝虽然不是什么万统界的第一美女,但在他们的朱襄武庭好歹也能称得上是第一美女,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子不知道有多少。

    可以说她对自己怕容颜还是有着足够的自信,也是有着三分的矜持,今日李七衣食住行竟然说她是姿色平平,甚至是一副嫌弃的模样,这怎么不气得她怒火直窜呢。

    “你知不知道你的嘴巴很臭!”这个叫武冰凝的女子不由咬牙切齿地说道。

    如果不是落为阶下囚的话,说不定她会张牙舞爪冲上去,一定要把李七夜的那张臭嘴撕烂。

    “你有没有尝过,又怎么知道我嘴臭?”李七夜笑着说道:“难道你想尝一下不成?”

    “臭变态——”武冰凝顿时被气得吐血,粉脸通红,宛如是抹了胭脂一样,她都被李七夜气得哆嗦。

    李七夜见她气得发抖的模样,不由捉狭地笑着说道:“就算我再变态,但也不会向你伸出魔掌,你太柴了,我这个人喜欢挑肥拣瘦。”说着上上下下打量着她,一副是琢磨着从哪一个部位下嘴更适合一样。

    “变态——”武冰凝心里面发毛,在李七夜的眼光之下,她感觉自己全身**裸一般,似乎什么都没有穿一般,一下子被他看透,这吓得她都往后跳,立即侧着身子,躲避开李七夜的目光。

    看到李七夜调戏武冰凝,在旁边的朱思静都抿嘴轻笑。

    “好了,逗你玩的。”李七夜笑着摆了摆手,吩咐朱思静说道:“吩咐门下弟子,照顾好客人。”

    “姑娘,随我来吧。”朱思静忙是对武冰凝说道。

    武冰凝离开的时候冷哼了一声,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如果不是在别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一定会跟这个变态拼了。

    “对了,忘记告诉你。”在武冰疑随朱思静离开的时候,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在我的地盘上,就别琢磨闹事,或者琢磨着逃走了,万一惹恼了我,我会把你全身剥光,吊在皇庭之外,所以是不是做个乖乖女,你自己看着办吧。”

    李七夜这样威胁的话,让武冰凝气得牙痒痒的,她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就随着朱思静离开了。

    李谦送走了阳明须陀他们之后,回来见了李七夜。

    “过几天我便离开。”李七夜吩咐李谦说道:“未来狂庭道统就依靠你们自己了。”

    “先祖这就要离去?”李谦突然不由为之一惊,说道。

    “是的,该离开的时候了。”李七夜笑了笑,看着远处。这一次来三仙界他当然不是为了狂庭道统而来。

    来到狂庭道统,也算是一个缘份,也算是顺道了结一下他与老头的这一段因果。

    “这个。”李谦不由轻轻地说道:“若是先祖不便,就且弟子替先祖去一趟,向各个道统道个歉便可。”

    李七夜看了看李谦,不由笑了起来,笑着说道:“你这是担心我的安危,还是为其他的道统担心呢。”

    被李七夜这样一口点破,让李谦神态有点尴尬,他只好干笑一声,尴尬地说道:“弟子愿意为老祖宗分忧。”

    “我知道你心里面的想法。”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我离开狂庭道统,并非是说一定要给其他道统一个说法,我也是有其他的事情,也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不知道老祖欲往何处?先去哪一个道统?”李谦犹豫了一下,轻轻地说道。

    “长生谷。”李七夜望着远处,徐徐地说道:“长生谷的长生丹堪称万统界一绝,也该我去看看的时候了。”

    对于李七夜研究长生丹,毕竟任何一个老祖达到一定层次之后,都会对长生丹有兴趣,毕竟谁不想长生不死?

    当然,李谦是误会了李七夜的意思,他以为李七夜是追求长生不死,李七夜只是想知道长生背后的奥妙而已。

    “不知老祖宗此去多久,何时回来?”最后李谦轻声问道。

    李七夜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是希望我留在狂庭道统是吧。”

    “不是弟子希望,只怕狂庭道统上下的所有弟子都渴望老祖宗你留下来,只要有老祖宗在,我们狂庭道统就有主心骨,整个狂庭道统上下都能团结一心。”李谦说道。

    李谦这话并非是奉承之词,说的是实情,在狂庭道统还有谁能比李七夜更具有威望?只要李七夜在,可以号令狂庭道统的任何一位弟子,可以让狂庭道统上下团结一心,这对于狂庭道统的崛起是大大有利。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每一个道统也是如此。”李七夜看了看李谦,淡淡地说道:“狂庭道统,传承了这么久,早就不是那个刚刚落地的婴儿了,它不需要一个人去扶着它一步一步去走路……”

    “……如果是需要的话,那么狂庭道统永远都成长不起来,也永远强大不了,它永远都只不过是温室的花朵而已,永远都没有准备好去面对外面的狂风暴雨,所以说,我离开,对于狂庭道统来说是一个考验,也是一个机会,该做的我也做了,该留下的,我也留下了,未来剩下的道路就是你们自己去走,只要你们自己能走出来,才能让狂庭道统真正的强大起来。”

    “老祖宗教训得是,弟子铭记老祖宗的金言玉语。”听到了李七夜的这一席话,李谦深深鞠拜地说道。

    “狂庭道统有很长的路要去走,就需要你们自己的努力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李谦不由苦笑了一下,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也知道他们未来的道路不容易,任重道远,但不管怎么说,李七夜为他们开了一个好局,现在的道路比以前好走多了。

    “老祖宗未来要去哪里呢?是仙统界?还是更遥远的地方?”沉默了一下之后,李谦轻轻地问道。

    “你要问的是归宿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李谦也如实说道:“这只是弟子好奇而已,真帝、始祖都是何归宿呢?还请老祖宗指点迷津。”

    事实上,这个问题不止是李谦好奇,很多人都好奇,因为随着时光的流逝,每一个时代的真帝或者始祖,都会慢慢消失,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有人说他们已经老死道崩,也有人说他们去了更遥远的地方,有着不为世人所知道的归宿。

    甚至有人犹豫,世间还有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叫长生界,真帝、始祖他们最后就是去了这样的一个地方,在这样的一个长生界之中不死不灭。

    “你若是没达到那种高度,知道了又如何?那也是徒增烦恼而已,一步步走下去吧,若你能达到不朽,或者有一天你也会有资格知道一些。”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他拥有了大量的记忆,更是博览无数史书、古秘,胸中所知浩瀚无比,特别是对于三仙界的一些归宿,他心里面早就有了一个轮廓。

    “弟子牢记。”李谦深深一拜,最后轻轻地说道:“若是老祖宗能见得始祖,就说狂庭道统的后代子孙向他老人家请安。”

    “这么说来,你觉得狂祖还活着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始祖做事,焉是我等能猜测。”李谦干笑一声,只好如此说道。

    这并非仅仅是李谦怀疑,事实上,狂庭道统的很多先贤乃至是真帝都怀疑过。

    因为三仙界的始祖一直以来都是下落不明,没有人知道三仙界的那些始祖去了哪里。

    但唯一有趣的是,狂祖竟然对自己子孙说,自己葬在了祖渊,有一天必能复活归来,羽化登仙。

    这就是值得后人去推敲了,很多后辈都认为狂祖并没有死。

    对于李谦的猜想,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已,并没有点破。

    将要过年了,萧生祝回乡的同学们一路顺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