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帝霸TXT下载->帝霸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310章挖一个洞


    幸好在这个时候有一个机灵的年轻修士接着说道:“听说前不久回春公子还去了火源之地,曾遇到了朱襄女武神。”

    “对,这事我也听说了。”另外一个修士立即说道:“听说朱襄女武神身边还有一个男子,与女武神走得很近,好像是姓李,具体是出身于哪个门派不得而知。”

    “姓李——”本来一直远眺的穆雅兰也转过头来,问道。

    “是的,是一个姓李的男子。”这个青年见女神医对自己的话题有意思,立即兴趣地说道:“女武神太了不起了,是我们年轻一辈唯一追随联军去攻打狂庭的人,而且还能全身而退。只不过她身边这个姓李的男子就让人摸不着头脑了,因为他与女武神走得很近。”

    “这个我也听说了,甚至有传言说,这个姓李的男子与女武神关系不一般,也正是因为如此,回春公子对他是特别的不爽,彼此之间引起了不小的冲突。”另一个青年见有这样的机会,又怎么会错过呢,立即抢着说道。

    “这个男子是长得什么模样?”秦芍药和穆雅兰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在这个时候她们心里面都隐隐知道这是谁了。

    “听说这个姓李的男子长得很一般,十分普通,大家都不明白为何女武神这样绝世无双的神女,为何会跟他走在一起,也正是因为如此,让回春公子特别不爽,甚至有意对他出手。”这个青年忙是接着说道。

    “后来呢?”秦芍药也一下子感兴趣了,因为这件事她也是现在才知道。

    “听说这个姓李的男子把万寿国的吴炼公子给烧成灰了,还扬言要灭了万寿国,霸气十足,凶猛无比。”一开始谈这个话题的那个青年,不甘心话题被抢走,立即接过了话题。

    穆雅兰和秦芍药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她们已经知道这个姓李的男子是谁了。

    “世间狂妄的人多如牛毛。”在这个时候,胡青牛冷冷地说道:“不知死活的东西太多,随便一只蚁蝼都敢叫嚣灭了万寿国,那是不自量力。”

    本来胡青牛是想表现一下自己能说会道,但他这话一说出来之后,瞬间冷场了,因为在这里的修士中,除了穆雅兰和秦芍药之外,要以张岩和他的地位最高了。

    现在胡青牛是一锤定音,一下子就把这样的话搁了出来,其他人都不好去反驳或斥喝他。

    这顿时让张岩有点抓狂,好不容易才有了点气氛,好不容易才让美人有些兴趣,就一下子被胡青牛一句话冷场了,这顿时让人无语了。

    “世间藏龙卧虎。”穆雅兰当然是力挺这个姓李的男子了,她只是冷冷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对,对,对,穆姑娘一点都没说错,说不定这个姓李的有什么大底蕴呢。”张岩忙是附和地说道:“既然他敢叫嚣,说不定的确是有点手段。”

    “有点手段又有什么用?”胡青牛还没有反应过来,冷冷地说道:“万寿国乃是长生道统最强大的疆国,老祖无数,回春公子也是年轻一辈的了不得天才,就凭一个姓李的无名小辈,也想灭万寿国,那简直就是痴人做梦,活得不耐烦了。”

    胡青牛这样的话顿时把张岩气得吐血,他都不明白胡青牛这样的医术天才,为什么情商会如此的低,一下子又冷场了,这简直就是冷场王。

    一时之间,张岩都想打开胡青牛的脑子看一看,想看一看他这个天才的脑袋里面是装着什么东西。

    傻子都知道长生谷和万寿国是关系不好,现在就算胡青牛实话实说,但也是等于捧了万寿国,这让作为长生谷弟子的穆雅兰和秦芍药是怎么样想的?

    一时之间,张岩都找不到好的话题来说了,都没办法聊天了。

    “秦姑娘,你说是不是?”胡青牛还没有这样的一个觉悟,本是一向冷漠的他,很难得的露出笑容,说道:“世间有一些人就是不自量力,一个人敢口出狂言灭一国,真是年少轻狂,也不多多看看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没经历过风浪的年轻人,都是这样。”

    秦芍药没有说什么,只是远眺江水而已。

    至于其他的人,那都是彻底的无语了,自己说错话了还不知道,竟然还自我感觉良好,所有人都没办法聊天了,有胡青牛这样的冷场王在,谁都展不开话题。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观望湖面的穆雅兰秀目为之一亮,她用手肘云顶了顶身边的秦芍药,秦芍药立即望去,只见那里是一个荒芜的小岛,岛滩上正有一个人忙碌着呢。

    只见那是一个平凡的男子,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男子,此时他正在岛滩上忙碌着,在水中的泥淤之中挖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泥洞,然后又用手一个又一个泥洞筑起来,十分的专注,似乎是在雕塑着一件了不得的艺术品一样。

    看到这样忙碌的平凡男子,穆雅兰和秦芍药两个人都不由同时松了一口气,她们都不相由视了一眼,这正是她们要找的大师兄,看到李七夜,她们都不由同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虽然说此时的李七夜一身泥水,全身脏兮兮的模样,但在穆雅兰和秦芍药她们两个人看来,此时的李七夜那就显得特别的好看了,只要李七夜还在,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穆雅兰乃是寒梅傲雪,秦芍药乃是深谷幽兰,她们都少展颜而笑,当此时她们露出淡淡的笑容之时,看得胡青牛、张岩他们这些年轻修士心神摇拽,一时之间被她们的笑容迷住了,看得神魂颠倒,这淡淡一笑,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美丽了。

    看到李七夜仔细小心地塑着一个个泥洞,穆雅兰和秦芍药她们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她们也不敢贸然过去,就吩咐弟子把船停在了一旁,看着李七夜在忙碌。

    穆雅兰和秦芍药她们凭栏观望,看着李七夜在泥滩之中塑着一个又一个的泥洞,当这样的一个又一个泥洞塑起的时候,就好像是一个又一个小小的烟窗一样,而每一个泥洞似乎像是相通一般,它就像是一个四通八达的巢穴,通往一个巨大无比的世界一样。

    穆雅兰和秦芍药她们两个人看着李七夜的一举一动,完全看不明白李七夜这是要干什么,但,李七夜总不可能闲得无聊在这里玩泥巴。

    过了好一会儿,胡青牛、张岩他们从穆雅兰和秦芍药她们的倾城一笑之中回过神来,胡青牛和张岩他们在这个时候才发现穆雅兰和秦芍药是被在泥滩上玩泥巴的那个平凡男子所吸引住了。

    胡青牛和张岩一看,这个男子平凡到不能再平凡,那只不过是普罗大众的一个男子而已,没有丝毫出彩的地方,胡青牛和张岩自认为自己在这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男子面前一站,那绝对会让他黯然失色,让他变得微不足道。

    像这样的平凡男子,扔在大街上,都会泯然于众,更别说与他们这种人杰俊豪相比了。

    但,就是这么个平凡的男子,却让穆雅兰和秦芍药看得津津有味,她们两个人是目不转晴地看着眼前这个男子的一举一动,似乎没有什么比这个平凡的男子更吸引她们一样。

    这样的一幕顿时让胡青牛和张岩他们两个人心里面泛酸了,这样的一个平凡男子,有什么值得好去看的,不值得一提,特别是他全身是泥水,脏兮兮的模样,就像是街边的要饭,让人看了都为之厌恶。

    “喂,你这个人在那里干什么?”张岩见这样的一个平凡男子吸引住穆雅兰这样冷淡疏离的女神的目光,他就不爽,扬声向李七夜吆喝道。

    “挖宝。”李七夜用泥巴塑着泥洞,只是随声应了一句,神态十分专注,也没有去多看他们一眼。

    “挖宝?是什么宝物?”秦芍药都不由有些小期待了,忍不住问道。

    “好宝物。”在远处的李七夜随口应了一声,依然是忙碌着手上的事情。

    “秦姑娘,就这样的一个烂泥滩,有什么宝物。”胡青牛根本就是不会看人的脸色,情商低得一塌糊涂,说道:“对于一些蠢货而言,那怕是烂泥中的一块铁矿石,那也是了不得的宝物。这种出身于底层贫穷的人,根本就是没见过什么宝物。如果给他一块嚼凰木、生药枝,那是会把他吓傻。”

    说到这里,胡青牛挺了挺胸膛,因为他正好有嚼凰木、生药枝,这是十分珍贵罕见的药材,都是百万年一生的老枝,所以他有心在秦芍药面前炫耀一下。

    但秦芍药对于胡青牛所谓的嚼凰木、生药

    枝一点兴趣都没有,她兴趣盎然地看着李七夜所塑的泥洞,好奇地问道:“究竟是怎么样的好宝物呢?能不能透露一点点?”

    “你是在挖药木吗?”比起寡言冷漠、不知道变通的胡青牛来,张岩更会观颜察色一点,他知道秦芍药和穆雅兰对于这个平凡男子所挖的东西感兴趣,所以他也想提起一下彼此的气氛,更能接近一下穆雅兰。

    至于这个男子是不是真的能挖到宝物,他就一点都不在意了,只不过是利用一下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