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帝霸TXT下载->帝霸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532章他是谁


    “嗤——”的一声响起,在曾逸彬用手替脚爬行逃走的时候,只见寒光一闪,柴刀再一次砍下,一下子鲜血溅射,听到“啪”的一声响起,曾逸彬的双手也一下子被柴刀砍断,齐肩直砍而断,鲜血喷涌。

    一下子曾逸彬全身被鲜血染透,整个人成了血人,更渗人心的是,此时曾逸彬手脚都被砍掉,成为了无手无脚的人。

    “啊——”一时间,曾逸彬的惨叫声回荡于天空中,失去了手脚,痛得他滚地打滚,一下子成了血人。

    “我,我,我与你无怨无仇,为何这么狠毒——”惨叫声中,曾逸彬不由尖叫一声。

    “不,不,不,不是老汉,千万不要误会,这与老汉我无关。”此时砍柴老人急忙辩解,他也好不容易追上了自己的柴刀,紧紧地攒在手里,惊魂未定,吁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膛,说道:“还好没飞走,这可是老汉吃饭的家伙呀。”

    “刀是你的,除了你,还有谁?”在砍柴老人否认自己杀人的时候,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人都杀了,你还用得着否认吗?”

    “小哥,你这话就是把脏水泼老汉身上了,老汉只是一个砍柴的,又怎么会杀人呢?”被李七夜这样一说,砍柴老人立即苦着脸。

    “这可不是我泼脏水,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李七夜摊了摊手,无奈地说道。

    此时所有人都看着砍柴老人,此时此刻,所有人才对于李七夜的话都是深信不疑,在所有人看来,砍柴老人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人,事实上,他也的确是一个很强大的存在。

    现在是他的柴刀砍杀了曾逸彬他们,这不是砍柴老人出手,还会有谁出手?砍柴老人一口否认自己杀人,那只不过是装疯卖傻而已。

    看到砍柴老人连一招一式都没有使用,就轻而易举地把曾逸彬他们杀了,这让不少人打了一个冷颤,抽了一口冷气,这个砍柴老人实力是很可怕呀。

    “真的不是老汉了,老汉是无辜的。”此时砍柴老人把头颅摇得像拔浪鼓一样,但是此时又有谁会相信砍柴老人的话呢?大家都一致认为正是砍柴老人杀了曾逸彬他们。

    此时李七夜也不去理会砍柴老人的否认,径自走到了在地上打滚的曾逸彬面前,此时曾逸彬浑身被鲜血浸透,模样十分的凄惨。

    李七夜站在那里,俯看着曾逸彬,笑吟吟地说道:“你不是要打断我的手脚吗?把我像死狗一样扔到山涧吗?现在我就在你面前,快来伸出手来把我的手脚打断呀。”

    “你,你,你想干什么——”当李七夜的阴影笼罩在自己的上空之时,曾逸彬骇然大叫一声,此时他被砍去了手脚,全身道行被毁,完全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在这一刻曾逸彬心里面诞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一下子把他胆子都吓破了。

    “你说我想干什么呢?既然有人想要断我手脚,对于这样的敌人,我该做点什么呢?”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此时他笑容可掬,一点生气的模样都没有。

    “你,你,你可别乱来。”在这个时候,曾逸彬被吓破了胆子,尖叫地说道:“我,我,我舅舅可是中央军团的军团长,手握千万大军,如果,如果你敢杀我,我舅舅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你舅舅?”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悠闲地说道:“在往日,你舅舅跪在我面前,那也只不过是一个奴才而已,你觉得拿出一个奴才来吓我,能吓得住我吗?”

    “你,你,你……”曾逸彬尖叫一声,大半天说不出话来。

    “忘了跟你说,我也正等着把你舅舅的头颅砍下来。”李七夜不由一笑。

    “喀嚓——”的一声骨碎声响起,李七夜还没有把话说完,猛然一抬脚,狠狠地踩了下去,一脚就被曾逸彬的头颅踩得稀巴烂,就好像是一只大西瓜一样,被一脚踩烂,血浆喷射。

    “然后再一脚把他头颅踩烂!”当一脚踩烂了曾逸彬的头颅之后,李七夜这才慢吞吞地把后面的话说完。

    然而,头颅被踩得稀巴烂的曾逸彬已经是一命呜呼了,哪里还能听到李七夜的话。

    看到李七夜一脚就把曾逸彬头颅踩得稀巴烂,鲜血脑浆一地都是,而李七夜却云淡风轻,似乎一点事都没有。

    这让在场的不少人打了一个冷颤,在这个时候大家才意识到,新皇是荒淫无道,但不要忘了,他还有一个身份——暴君!

    一个暴君,那可是冷酷无情,手段毒辣,千万别被他那平凡的外表所迷惑,千万别以为他仅仅是一个好色无能的昏君而已。

    作为曾经坐在皇座上的人,作为一个暴君,那也绝对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新皇虽然无能,但不代表他是懦弱。在这一刻,大家都意识到新皇是一个残忍的暴君!

    “老头,人是你杀的,你总不能让他们暴尸荒野吧,这样做可是天理不容哦。”一脚踩碎了曾逸彬的头颅之后,李七夜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笑吟吟地对砍柴老人说道。

    “这,这,这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杀的。”砍柴老人立即否认。

    “在这里,除了你还有谁?”李七夜一摊手,笑吟吟地说道:“你可千万别只管杀不管埋。我可是手无缚鸡之力,埋不了这么多的死人,而你总不能让娇滴滴的小姑娘去埋死人吧?所以,在这里除了你,还有谁做这苦活?”

    说着,不管砍柴老人同不同意,带着柳初晴就走进了石殿,不再理会外面的事情。

    “老汉,这,这,这是倒霉透顶了,老汉是冤枉的呀,人又不是我杀的,凭什么让我埋。”砍柴老人不满,嘟囔地说着。

    尽管砍柴老人不满,但他还是一一地把曾逸彬他们的尸体扔到山涧里面埋了。

    最后他洗净了双手,拍了拍腰间的柴刀,说道:“好家伙,差点被耽误了正事,还得卖柴换米呢。”然后挑着柴木便走。

    “我本是凡人,不登仙阁楼……”在这个时候,砍柴老人那浑厚的歌声又在九连山中回荡着。

    在整个过程中,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论是什么出身的修士都显得安静,都静静地看着老人的一举一动,没有人也去打扰,也没有人敢多吭一声。

    当砍柴老人和他的歌声消失在九连山之后,很多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才回过神来。

    “他,他,他是谁呀?”有人低声地问道。

    因为没有人会想到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竟然把新皇救下了,曾逸彬他们全部被杀掉。

    “我也不知道,从来没有见过。”年轻一辈的弟子哪里知道砍柴老人的来历。

    “这个老人,只怕是九连山的人。”有一位年纪比较大的弟子神态凝重,徐徐地说道:“我来过九连山两次,好像他一直都在九连山,上次来的时候已经是五年前了,他也在九连山砍柴。”

    “九连山的强者吗?”听到这样的话,不少人面面相觑。

    事实上,九连山屹立到现在,没有人知道九连山具体有多少人,也没有人知道九连山的掌门是谁,更没有人知道九连山究竟有多少强者。

    但,大家能知道的是,那怕天下独尊的太清皇,来到九连山之后都是低调收敛,安份守己。

    就算现在大家都知道这个砍柴老人是九连山的强者了,但,大家对于他都是一无所知,没有人知道他是何方神圣。

    “他,他,他为何要救新皇呢?”有人不由低声地问道。

    这个问题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面面相觑了,大家都答不上来,可以看得出来,新皇和砍柴老人很熟,似乎他们两个人关系不浅,而且傻子都看得出来,砍柴老人这一次出手,那是在保护新皇。

    “不要忘记了,当日八阵真帝杀入皇宫的时候,新皇不是被人救走了吗?没有人知道新皇是被谁救走的,现在看来,就是他救走新皇的了。”有一个大教的弟子不由一拍脑袋,灵光一闪。

    这样的话一说出来,让很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大家都暗视了一眼。

    这话说来还真的有道理,当日大军压境,攻破皇城,八阵真帝出手,最后新皇还是被人救走了,没有人知道新皇是被谁救走的。

    现在看来,只怕当日新皇就是被砍柴老人救走的,砍柴老人一直留在新皇身边,保护着新皇。

    “为什么九连山要保新皇呢?”有人不由好奇地说了一声。

    这好奇的话一说出来,不少人心里面一震,特别是大教出身的弟子,更是一下子浮想联翩了。

    要知道,九连山在九秘道统的地位一直以来都是很特殊,似乎它一直独立于九秘道统之外一样,也从来不过问世事。

    现在如果真的说,九连山是在保新皇,那将是意味着什么?

    难道说,九连山真的要出世?难道说,九连山要扶新皇重新登上皇位?一时之间,不少人心里面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