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帝霸TXT下载->帝霸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541章南山樵子


    对于马金明的斥喝,李七夜充耳不闻,看着湖光山色,完全不去理会马金明,也未曾去理会秦剑瑶。

    马金明本来是想在秦仙子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以搏得秦仙子的青睐,没有想到李七夜对他置之不理,视他如无物,这顿时让马金明颜脸有些挂不住了,不由双目一寒,顿时露出了杀机。

    秦剑瑶只是看了李七夜一眼,也未曾放在心上,毕竟对于她而言,李七夜与她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错过了今日,以后再也难有交集,从此之后只怕这位所谓的新皇将会泯灭于芸芸大众之中,未能再出现在她的人生道路。

    至于她,未来将会登临巅峰,跨越帝统界。

    所以说,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秦剑瑶也不再往心里面去,不论李七夜摆姿态也好,傲气十足也罢,他依然是那个昏庸荒唐的皇帝,不,他不再是一位皇帝,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已。

    作为静莲观的传人,未来巅峰存在,又何需去在乎一个凡人的态度呢,她打了招呼,便已经是礼数尽至,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了。

    “我本是凡人,不登仙阁楼……”就在这个时候,浑厚的歌声响起,接着听到“哗啦”的水声响起。

    只见一艘木舟如是怒箭一样划过了水面,眨眼之间抵达了码头。

    大家纷纷张目一看,只见这艘木舟上所坐的是一个老人,正是他划着船如同怒箭一般瞬间而至。

    “是他——”码头上,不少人看到划着木舟的老人,一时之间为之失神,不由喃喃地说道。

    此时此刻,不少人是认出了这位老人,这位老人正是砍柴老人,在很多人看来,在砍杀曾逸彬的时候,正是眼前这位老人出手的。

    “是他呀。”一时之间,不少人都看了李七夜一眼,大家依然不知道这位老人的来历。

    看到这位老人,一直平静如水的秦剑瑶顿时脸色一变,忙是下拜,恭声地说道:“南山前辈——”秦剑瑶突然下拜,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愕了一下,回过神来,都不由十分吃惊。

    然而,老人未多看秦剑瑶一眼,似乎也未曾听到秦剑瑶的话一般,把小舟停靠在了码头边。

    “南山前辈,小女子乃是静莲观的秦剑瑶,小女子初到九连山,不敢轻扰前辈……”秦剑瑶神态恭敬,对砍柴老人拜了又拜。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秦剑瑶出身于静莲观,又是静莲观的传人,修有九秘之二,可谓是身份高贵无比,而且她深得静莲观的老祖庞爱,她的地位之崇高,是罕有人能比。

    不要说是外人,就是在他们静莲观的老祖,也少有人需要秦剑瑶如此恭敬地拜见,现在眼前这位不起眼的砍柴老人竟然让秦剑瑶如此的恭敬,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难道说,眼前这位砍柴老人比五大至尊老祖还可尊贵不成?

    砍柴老人漠然,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姑娘请错人了,老汉只是一个做苦力的。”

    说毕,砍柴老人不理会秦剑瑶,向李七夜鞠身,恭敬地说道:“陛下,听说你和娘娘欲游湖,老汉为陛下划船,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听到砍柴老人这话,顿时让柳初晴大羞,急忙低下了螓首,粉脸儿火辣辣的,但是心里面是甜滋滋的。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才从湖光山色中收回了目光,风轻云淡地看了他一眼,随意地说道:“那就摆驾吧。”

    砍柴老人一喜,立即喏了一声,如皇宫的仗势,吆喝道:“恭请陛下、娘娘出行——”虽然说派头是很寒酸,但是老人却一点都不含糊。

    这样的出行,只怕是最寒碜的皇帝出行吧,但是在场的所有人就算是想笑,也不敢去多哼一声,没有人敢笑出声来。

    当李七夜和柳初晴坐上了木舟之后,砍柴老人立即吆喝了一声,道:“起驾——”那样子十分的认真,好像他们此时此刻就像是在皇宫中一样,而他就是皇帝身边的老太监一般。

    听到“哗啦”的水声响起,砍柴老人划着木舟缓缓而去,他的歌声回荡于湖上:“我本是凡人,不登仙阁楼……”

    所有人都目送着木舟缓缓而去,当木舟真正消失在湖中之后,大家这才收回了目光。

    就算是秦剑瑶,目送砍柴老人远去之后,她这才伸直了身子,一直鞠送砍柴老人远去,显得十分恭敬。

    看着木舟消失在了湖水之中,秦剑瑶一时之间失神,不由为之失态。她一下子有些发懵,也无法回过神来。

    她知道九连山的很多辛秘,也曾听观内的老祖谈过南山樵子的事情,在来之时,他们静莲观的至尊老祖也曾叮嘱过她。

    现在十之**,她可以肯定,眼前这个砍柴老人,就是传说中的南山樵子,是九连山最深藏不露的人,就是整个九秘道统乃至是整个帝统界,都没有几个人知道的存在,但却是一个十分恐怖的不朽真神。

    现在看来,南山樵子却是十分的看重新皇,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一下子让秦剑瑶心里面百思不得其解,要知道,那怕是太清皇的时代,那怕是太清皇独尊天下了,对于九连山还是敬之三分,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南山樵子。

    也正是为什么太清皇来九连山的时候,都显得低调收敛了。

    可以说,南山樵子是九秘道统最让人无法揣测的存在,只有达到了那种高度的人才真正了解南山樵子究竟有多强大,比如说李家的古一飞!

    如此深不可测的南山樵子,竟然看好新皇,甚至跑来给新皇做船夫,这一下子让秦剑瑶懵了。

    以她的看法而言,新皇已经是没有扶持的价值了,他们静莲观上下也是认同这样的观点,但是,现在从南山樵子的表现来看,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

    在秦剑瑶失神的时候,让在场的不少人都抽了一口冷气。秦剑瑶的身份是何等的尊贵,除了至尊老祖之外,还有何人值得秦剑瑶如此的恭敬呢?

    这位看不出什么神威的砍柴老人,究竟是何来历呢?

    好一会儿回过神来,马金明见秦剑瑶失神地站在那里,他为了讨好美人,忙是说道:“秦仙子莫往心里面去,姓李的就是狂妄无知,以为自己还是皇帝,穷摆谱……”“闭嘴——”此时秦剑瑶斥喝一声,不愿意再与马金明说什么,因为她感觉事情失控了,巨大的危险感一下子笼罩在她的心头上,她哪里还有闲情与马金明胡说八道。

    当着众人的面,被秦剑瑶如此的斥喝,这顿时让马金明脸色涨红,十分的难堪,作为中央军团的少公子,他什么时候受过如此的气,除了他父亲之外,还有何人如此斥喝过他了?

    但他又不敢向秦剑瑶撒气,在这个时候他把心里面的所有怨气都算在了李七夜的身上了,就是这个王八蛋害得他如此难堪的,他迟早会找这个王八蛋算帐,让他好看!

    小舟荡漾于湖中,湖水碧蓝,宛如是一块碧玉一样。整个湖泊千里之广,当小舟划入湖中之时,宛如处身于大海之中,微风吹拂,让人心旷神怡。

    “难得呀。”李七夜笑了一下,躺在木舟之上,架起了双腿,悠闲地说道:“动劳你这样的大人物给我划船,这样的事情在九秘道统来说,只怕是破天荒的事情。只怕太清皇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吧。”

    “陛下说笑了。”南山樵子笑着说道:“我这点庄稼把式,不入陛下的法眼,陛下一念,便可以让我人头落地,还是我吃饭的家伙砍下我的头颅。”说着拍了拍自己腰间的柴刀。

    南山樵子突然间愿意任由李七夜差遣,那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他的道行之深,是外人无法揣测的,否则的话,太清皇来九连山都不会那么的低调收敛了,太清皇三世为皇,有几个人值得他去忌惮的?

    但是,就是南山樵子这样强大的存在,他的兵器,也就是砍柴刀,别于身上,竟然被李七夜直接剥夺了,任由李七夜操控,而他这个主人,竟然无法夺回自己砍柴刀的控制权,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这就意味着,李七夜的神念已经是强大到无匹的地步了,他的神念与李七夜一比,李七夜就是一个壮汉,而他就是一个婴儿。

    这样的实力,那何止是一尊始祖,那必须是以仙统级别的始祖为起步,这怎么不把南山樵子吓住呢,这是他一生中遇到了最强大的存在了。

    “俗话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李七夜悠闲地说道:“你是哪一种呢?”

    “陛下说笑,老汉两种都不是。”砍柴老人,笑着说道:“老汉只是一尽地主之谊,为陛下一尽绵薄之力而忆,除此之外,就再也别无他念。”

    “如果你都没有要求,那我就不怎么客气了。”李七夜笑着说道:“到时候发生什么事情,你不能说我没提前打招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