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帝霸TXT下载->帝霸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625章负荆请罪


    李七夜回到皇宫不出三天,这一日就有人来报,说道:“禀陛下,静莲观的秦剑瑶在宫外负荆请罪。”

    “有点意思。”李七夜淡淡地一笑,也并不意外。

    此时,在皇宫之外,有一行人跪倒在那里,这行人皆是白发苍苍,一看便知是老祖级别的人。

    有心的人再仔细看清楚一点,不少人也认出了这些跪倒在地上的这些老人,他们全部都是静莲观的老祖。

    而跪在最前面的则是美丽动人的秦剑瑶,此时她跪倒在地上,垂下螓首,寂静无声。

    跪在秦剑瑶身后的,全部都是静莲观的老祖,而且其中有不少是不朽真神这样的存在,此时他们跪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静莲观,本就是九秘道统的五强之一,甚至可以说,是五强中最强大的门派传承,曾经拥有两秘的静莲观,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是可以与斗圣王朝抗衡。

    可以说,静莲观的老祖都是赫赫有名之辈,都曾经是威慑天下,名动八方,但时至今日,他们全都跪倒在皇宫外,负荆请罪,静静地等待着新皇的发落。

    看到秦剑瑶带着静莲观的老祖们跪倒在皇宫外,那怕是旁观者,都不敢吭一声,很多人都不由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骚动,不知道是谁低呼了一声,说道:“陛下来了。”

    所有人纷纷望去,只见李七夜缓缓而来,虽然此时李七夜身上并没有披龙袍,只是一身普通的布衣在身而已,但是所有的眼中,他都是至高无上的。

    “陛下——”看到李七夜走了出来,皇宫外的所有人都纷纷跪下,訇伏在地上,不敢喘一口大气。

    “陛下——”看到李七夜到来之后,秦剑瑶伏拜于地下,她身后的诸多老祖也都纷纷伏倒在地上,久久不敢起来。

    李七夜看了一眼秦剑瑶,淡淡地说道:“秦丫头,你动作倒蛮快的。”

    “回陛下,小女子今日前来伏罪。”秦剑瑶没有惊慌,也没有畏惧,神态依然自然,但神态与语气都是十分的真诚与恭敬。

    “嗯。”听到秦剑瑶真诚的话语,李七夜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缓缓地点了点头而已。

    “我静莲观上下不识大势,叛逆陛下,以武谋反,乃是滔天大罪。”秦剑瑶徐徐地说道:“小女子自知逃不过惩罚,故今日率宗门诸老,前来向陛下请罪。”

    在这个时候,静莲观的诸位老祖訇伏在地上,动都不敢动,战战兢兢,任由李七夜发落。

    静莲观的老祖,都是不可一世的人物,特别是那些不朽真神,都是经历过无数风浪的强者,他们自己或许不怕死,他们甚至可以坦然去面对死亡。

    但是,他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宗门灭亡,当日他们的至尊老祖欲夺李七夜手中的九仙绳,乃是得到他们的支持与同意。

    今日,新皇独尊天下,必定会灭他们静莲观,而他们则是自己宗门灭亡的作甬者,如果宗门真的被灭,那么他们就是静莲观的万古罪人,愧对静莲观的列祖列宗,无颜去面对静莲观的地下先贤。

    所以今日,他们全部都随秦剑瑶来,跪在皇宫之外,向新皇负荆请罪。

    “倒有点诚意。”李七夜看了秦剑瑶一眼,淡淡地说道:“有些死罪,可是不能免的。”

    “小女子自知死罪不能免。”秦剑瑶也不惊慌,说道:“故小女子与诸老在此,等陛下赐死。小女子与诸老愿意以一死洗尽静莲观的大逆不道,愿陛下大发慈悲,饶恕静莲观的年轻弟子一命……”

    “……他们只是普通弟子,不能决定静莲观的任何策略,所有的大罪,皆出于我们,所有的大罪皆起于我们,故我们罪不过赦,唯有一死。”此时秦剑瑶徐徐道来,向李七夜请罪。

    虽然说,在此之前,静莲观的至尊老祖决定夺李七夜的九仙绳之时,她曾经是力谏,也曾游说诸位老祖放弃这样的计划,但是诸位老祖和至尊老祖却不听她的建议,一意孤行。

    今日他们至尊老祖兵败,他们静莲观即将面临着灭顶之灾,尽管这不是她的错,甚至她曾被罚囚禁,但面对宗门存亡的时候。

    秦剑瑶毅然是担起了大任,背负起了大罪,率领着宗门的诸位老祖前来请罪,只求他们以一死换来静莲观的延续。

    秦剑瑶知道,时至今日,他们静莲观完了,李七夜必会出手灭了他们静莲观,现在她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年轻一辈的弟子争取一条活路,那怕她搭进自己的性命,她也是在所不辞。

    “饶他们一命呀。”李七夜站在那里,也不为所动,淡淡地一笑。

    “是的,还请陛下大发慈悲。”秦剑瑶说道:“我们静莲观愿贡出疆土,愿贡出神藏,我与诸老以死赎罪,只恳求陛下放静莲观弟子一条生路,他们只是普通弟子,道浅力薄,犹如蚁蝼,不会有丝毫阻碍陛下的伟业。”

    听到秦剑瑶这样的话,旁边的诸人皆屏住了呼吸,静莲观愿意贡出自己的疆土,贡出自己的神藏,这就意味着静莲观从此灰飞烟灭了,静莲观从此不复存在。

    静莲观,那可是九秘道统最强大的传承呀,时至今日,即将灰飞烟灭,如此的下场,也让人不胜吁嘘。

    但是,在这个时候,大家也明白,此时秦剑瑶也没得选择,这样的做法已经是最明智的做法了,能得新皇的开恩,至少能让静莲观的年轻弟子逃过一劫,就算静莲观真的灰飞烟灭了,但至少静莲观一脉还是有机会延续下去。

    如果在这个时候,静莲观还顽固抵抗的话,一旦让新皇震怒,那么静莲观就真的是血流成河,整个静莲观都灰飞烟灭,所有静莲观的弟子都有可能一戮而尽,从此静莲观就被断了根。

    “有罪的,自当是杀之,无罪的,自是免赦。”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你又没有忤逆我,又何罪之有。”

    “这——”本还能镇静的秦剑瑶听到这样的话,她不由呆了一下,一时之间也体味不了李七夜的话。

    “罢了,你俗是俗了点,但是还是有几分聪明,还能看得了大势。”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你既是无罪,无需降罪于你,至于所谓的诸祖嘛,该死,静莲观也得重罚,以儆效尤!”

    “这个——”听到李七夜的话,秦剑瑶不由愕了一下,今天她率静莲观的诸位老祖前来请罪,她就没有想过能活着离开了,她心里面已经抱着赴死的决心了,她愿以一死以求得静莲观年轻一辈弟子存活。

    但是,没有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李七夜却是饶恕了她。

    “小女子,愿替宗门受过,以死赎罪,洗尽宗门的叛逆。”秦剑瑶低着螓首,态度真诚恭敬。

    “无罪,又何需受死。”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余者,死罪难逃,自行断决吧。”

    “我——”秦剑瑶张口欲言,最后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她唯有回首望着后面跪着的诸位老祖。

    跪在这里的诸位老祖,既是有她的长辈,也有她的师尊,可以说,这些老祖都曾是看着她长大的,她视之如亲人,但今天他们却要先她一步直赴黄泉了。

    “孩子,静莲观的未来就交给你了。”最后一位老祖对秦剑瑶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等罪有应得,保重了。”说完一声闷哼,鲜血从嘴角落下,身体笔直倒在地上。

    见有人带头,静莲观的诸位老祖也都纷纷动手,一声声闷哼响起,他们自断经脉、自毁真命,鲜血从嘴角流下,身体纷纷地倒在了地上。

    眨眼之间,静莲观的诸位老祖都纷纷死去,伏尸当场。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沉默起来,静莲观的这些老祖是多么的强大,曾经是九秘道统中一批最强大的人物,但是今日全部都在这里自行了断,他们以自己的死换来静莲观的延续。

    这对于静莲观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他们不止是年轻一辈活了下来,而且秦剑瑶也幸存下来,只要他们还活着,静莲观的未来还是有希望的。

    看着诸祖倒下,不觉间秦剑瑶都已是泪水湿了眼睛,但她没有哭出声来。

    “去吧,恕你们静莲观不死,但,也该重罚。”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吩咐说道。

    “谢主隆恩。”秦剑瑶向李七夜大拜,最后为宗门诸位收尸。

    “病君。”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淡淡地叫了一声。

    “公子,有何吩咐。”李七夜一声落下,病君便出现,他拜于李七夜面前。

    “你带八臂金龙他们去,肃清一下,什么五大军团的,什么万阵国的,都给我收掇收掇,这事我都差点忘了。”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吩咐说道。

    “领命。”此时八臂金龙他们四个人也都站在了病君身后了,都齐喝一声。

    听到这样的命令,旁边的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知道九秘道统又将会掀起腥风血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