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帝霸TXT下载->帝霸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801章和尚与少女


    “阿弥陀佛——”就在陈惟正他们正准备启程的时候,一声佛号响起,在这个时候凉亭旁出现了一个人,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出现在凉亭入口的人乃是一个和尚,这个和尚身披着一身袈裟,他这一身袈裟已经褪去了颜色,洗了又洗,颜色已经发白。

    但是,这和尚身上的袈裟依然是整整齐齐,似乎是刚刚出门的时候还特地整理了一番,也似乎是这个和尚随时随刻都保持着十分整洁的模样。

    这个和尚看不出年纪,你说他年老,但他一双眼睛是神采飞扬,好像是一双二十出头年轻人的一双眼睛,充满了朝气,充满了活力。

    但如果你说他年轻,他的一对眉毛已经是发白,脸色有着岁月流逝的痕迹,似乎他已经是饱经风霜,经历了无数的人世间疾苦。

    这样的一个和尚,出现在凉亭入口,挡得了陈惟正他们的去路,合什低眉,看起来他只是化一个缘份的行脚僧而已。

    “禅师——”见这人和尚堵在了门口,陈惟正不愿意生事,合什致敬,为和尚让路,让和尚先进来。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个和尚走进来之后,合什致敬,口唱佛号,说道:“施主,你我结个善缘如何?”

    听到这个和尚的话,陈惟正不由为之怔了一下,从怀里面取出金银之物,递给这个和尚,致敬,说道:“禅师,出门纷纷,未备有佛礼,抱歉。我为宝刹添点香火钱,还望禅师笑纳。”

    这个和尚并没有去接好陈惟正手中的金银之物,依然合什,目光如潮水一般,落在了李七夜身上,说道:“贫僧乃是与这位施主有缘,所以前来结个善缘。”

    一听到这和尚的话,陈惟正脸色不由为之一变,心里面暗呼不好,这和尚不是来化缘的,而是冲着他们的师祖来的。

    “禅师说笑,我们师祖,足不出户。”陈惟正忙是陪笑地说道。

    反而,天真灿漫的陆若熙就沉得有意思了,好奇地说道:“刚才那个老先生也说他们家的闺女和我们师祖有缘,与我们师祖配亲。难道你家也有闺女嫁给我们的师祖不成?”

    “咳——”陆若熙这样天真灿漫的话,使得陈惟正忙是咳嗽一声,示意她莫再说下去。

    而李建坤他们都想笑出声来,又不敢笑,心里面只能是苦苦地忍着。

    “善哉,善哉。”这个和尚也没有生气,合什,说道:“贫僧乃是孤家寡人一人,并未儿女。若是施主愿随贫僧走,我古国三千佳丽任由施主挑选。”

    “真的假的?”本是不想说话的陆若熙一下子就更好奇了,说道:“你们古国真有三千佳丽?”“出家人不打诳语。”这个和尚认真地说道:“我古国子民亿万,道门千万,公主圣女,皆是国色天香,乃是人世间佳丽。”

    “这么好的事情都有。”陆若熙不由侧着螓首,也一下子更觉得奇怪了,都不由看了看自己的师祖了。

    在刚才的那个老先生非要把自己家的闺女嫁给李七夜不同,现在冒出了一个和尚,竟然一开口就是古国的三千佳丽任由他挑选,那简直就是太不可思议了,世间竟然有着如此的艳福?这简直就是做白日梦一样,这就好像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样。

    就是李建坤、郭佳慧他们这些年轻弟子也都面面相觑,这样好的事情,那简直就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现在就像天上掉下馅饼一样,一下子砸中了他们的师祖。

    在他们之中,也唯有陈惟正不由愁眉苦脸,虽然说这样的事情听起来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但他心里面清楚,来者不善,世间哪里有什么免费的午餐的。

    “大师什么时候做起月老来了。”就在郭佳慧他们都奇怪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好像是黄莺出谷一样。

    陈惟正他们忙是抬头望去,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一个女子站在了凉亭入口了,没有任何人发现她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似乎她一直都站在那里,犹如幽灵一样,只不过没有任何人能看得到她而已。

    这个女子穿着一身十分宽松的衣裳,青纱笼身,让人看不出她身材的美妙,但是隐隐之间,依然能看到青纱之下有着妙曼无比的身材。

    这个女子十分的神秘,头顶上戴着青纱大帽,这青纱大帽不仅仅是遮住了她的容颜,连她大半个身子都给遮住了。

    如此一来,让人看去,让人感觉这个女子就是笼罩在云雾之中的花朵,充满了神秘,让人无法看清楚她的模样。

    这样的一个女子突然出现在凉亭入口,这把陈惟正他们都不由吓了一跳,陈惟正心里面不由暗暗吃惊,这一下要糟了,刚才了一个老先生,现在又冒出一个和尚与一个神秘的女子,这还真的是来者不善呀。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个和尚见到女子,忙是行大礼,说道:“不知贫僧如何称呼,称一声师姐还是称一声师叔。”

    这个和尚的话顿时让陈惟正他们都不由吃惊,毫无疑问,看得出来这个和尚年纪不小,但,似乎这个女子的辈位和地位更高,更奇怪的是,他们两个人并不认识。

    “不敢,师兄,外闻你大名了。”这个一身青纱的女子轻轻地鞠了鞠身子,徐徐地说道:“没有想到初下山,便遇到师兄。”

    “善哉,善哉,原来是师妹。”这个和尚合什,恭恭敬敬,问候道:“祖宗可安好?”“不便言。”一身青纱的女子并不透露,只是摇了摇头。

    “阿弥陀佛。”这个和尚佛号大起,神态恭敬,遥遥地朝某一个方向行大礼,可谓是顶礼膜拜,三磕九拜,最后才说道:“弟子未能再见得祖宗,他日请师妹替我问候。”

    青纱女子轻轻地点头,目光落在李七夜的身上。

    “他与我有缘。”此时这个青纱女子的目光落在李七夜的身上,徐徐地说道。

    虽然是看不清楚这个女子的容颜,但是,当她的目光一凝的时候,透过青纱,让人感觉她的一双眼睛犹如是晨星一样,十分的美丽。

    这个青纱女子的这话一说出来,让李建坤他们都面面相觑,刚才那个老先生还说他们的师祖与他们家的闺女有缘,然后和尚也说他们的师祖与他有缘,现在这个青纱女子也说与她有缘。

    似乎他们的师祖和天下人都有缘,走到哪里都是缘份。

    “难道你也要嫁给我们的师祖吗?”一直活泼精灵的陆若熙不由托着下巴,忍不住说道。

    “不,我会留在他身边,看着他。”这个青纱女子看着李七夜。

    “阿弥陀佛。”在这个女子话刚说完的时候,这个和尚的佛号响起,他双手合什,徐徐地说道:“师妹,这是你的意思,还是祖宗的意思呢?”青纱女子看了看和尚,坦诚实在,说道:“回师兄,祖宗不便多言。我入世,便结这业缘,他就是我的业缘。”

    “善哉,善哉,既然不是祖宗的意思,那就好,就好。”这个和尚合什,说道:“只怕贫僧将与师妹抱有不同的看法。施主乃是与我有缘,我将渡化他,也是普照众生,渡化三生。”

    “师兄,难道你认为他是你的救星不成?”青纱女子看了和尚一眼。

    “善哉,善哉。”这个和尚轻轻摇头,说道:“贫僧心唯有佛,只是心系苍生,普渡众生而已。我与施主有缘,乃是以免施主有一日坠入魔道,以免祸害苍生。”

    和尚这样的话,顿时让李建坤他们面面相觑,怎么突然又和魔道扯了起来了。

    “只怕我的看法与师兄恰恰相反。”青纱女子轻轻摇头,徐徐地说道:“天将变,凶人出。世间终有人平定大凶,我认为他便是解铃之人,能成为未来大世的契机之人。”

    “天将变,凶人出。”听到他们的谈话,陈惟正在心里面不由低声昵喃,他好像听过这句话,好像前些年曾经很流行这一句话。

    “看来师妹的算术已经是炉火纯青的地步了。”这个和尚徐徐地说道:“只是,师妹入世,乃是以善缘而论天下,师妹若开天眼,或者能一窥魔气。”

    青纱女子看了看李七夜,轻轻摇头,徐徐地说道:“我与师兄见解不一样,我虽入世,但又出世,不像师兄,身在结尘,却又欲出世。师兄说我乃是以善缘而论天下,只怕师兄错矣,我乃是以最大的险恶去揣摩他人。”

    说到这里,青纱女子顿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开得天眼,以我之见,他有魔气,并非是他心中有魔,只是有魔欲蛰伏于他。大世将启,或者大世之谜,便系于他身上,能解开大凶征兆。”

    “师妹又如何的打算。”这个和尚合什,徐徐地说道:“师妹是把他留于身边,欲保护他吗?不让天魔蛰伏于他身上?”“那师兄又怎么样打算呢?”青纱女子没有回答,反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