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太虚禁区TXT下载->太虚禁区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218 岐山,岐山


    “你说。”韩信点头,没有做更多的说法,他对李流湘的信任就像是对自己的手。自己的手是不会背叛自己的。所以不管李流湘隐瞒了什么,他觉得都是可以理解的,都是可以接受的。

    李流湘能感觉到韩信对自己的那种信任,顿时觉得有些感动,而后认真的说道:“你原本的心脏毁了,这是我用虺妖妖胆,和鬼神的手段秘术给你制作的心脏。”

    韩信点头。“我知道。”

    李流湘继续说。

    “那颗心脏名为鬼神之心。”

    这点韩信也知道。

    “鬼神之心,那是属于鬼神的宝物。就算是很多鬼神也不曾拥有。我给你创造的这颗,更多还是运气成分在其中。只要有这颗鬼神之心在胸膛里,你的身体和实力都会日益增强。”

    这是好事,韩信露出了微笑,这鬼神之心的确是宝物无疑。但是他还在等待着,等待着需要李流湘要对自己坦白的内容。

    “鬼神之心,有一个弊端。”李流湘说道。“可能对于其他人而言这个弊端无所谓,但是我不清楚对你来说这个弊端是否很严重。”

    “只要鬼神之心在你体内,即便是你不再利用鬼兵进行鬼神化,你的身体也会渐渐的变成鬼神。而且会不断地朝着最强的鬼神发展过去。”

    “过去你无论怎么变,距离鬼神最后都会留下一条沟壑,无法跨越,无法成为真正的鬼神。但是现在,拥有鬼神之心的你,已经跨过了那条线。最终你会变成真真正正的鬼神。”

    韩信沉默着,这才是李流湘要对自己坦白的内容。的确是很惊人。他看着面前的李流湘,稍稍顿了顿,然后露出了笑容。

    若是这副身体原本的韩信,对于这种事肯定是接受不了的。可是这个韩信却不是那个韩信,在他看来,只要自己的外形和心理还是人,那么自己无论变成鬼神还是妖邪之物,说到底还是一个人。

    人的最终定义从来都不是人这个字的本身,而是由这个字衍生出来的众多东西。作为人的主观思想,身为人的社会认知,这些才是奠定这个东西是人非人的关键。

    “无妨!”韩信笑了笑,是真的释然的。他转过头看向了岐南山的山影,在南山看东山便没有那么清楚了。从东山看南山仿佛近在咫尺一般,也不知是什么缘故。

    他看了许久许久的南山,然后在还未觉得看够了的时候,易穿云来了。

    他拖着一身伤,才刚刚在舐兰的治疗之下恢复了意识,就拼命的冲到了山巅之上,想要找韩信说话。

    他来到了韩信面前。韩信回头对他微笑,这是叶穿云的传人,和他可以说算是半个自己人了。

    “你该好好休息!”韩信说道。

    易穿云盯着他,眼神有些不善。“你为何不撤出东山?”

    韩信笑了。“我为何要撤出东山?”

    易穿云顿时背心发寒,手中撑着身体的长枪顿时散发出了浓郁的枪意,这个少年也是悟道了一缕枪意的。在他看来,自己这等同于引狼入室,刚驱赶走了豺狼,又引了饿虎进门。

    既然是自己引来的,那么就要由自己亲手解决。

    “剑派和枪派皆是损失惨重,若是此时有人来犯。无论东山还是南山都不好受,半个月之内,我会在东山和南山来回巡视。若是半个月没有大问题出现,剑派就会回归南山,届时想来东山也安置妥当了。”

    说罢,韩信转身拍了拍易穿云的肩头。

    “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

    易穿云回头看着韩信离去的背影,刹那间突然被什么塞住了喉咙,再说不出话来。

    这是叶穿云曾经深爱的枪派岐东山,韩信是不会去改变的。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半个月的时间,一直没有出现外犯者,韩信果真让枪军全部回到了岐东山,而自己则是撤回到了岐南山。

    回到岐南山的第二天,一头熊闯进了韩信的院落。韩信见到熊,顿时笑了。那熊也立即脱掉熊皮,露出了底下脏兮兮的人影来。

    “遇经,拜见主人!”

    “我在拼死拼活,你小子倒是躲得好。”韩信用力的拍打了几下韩遇经的背。

    韩遇经恭敬谢罪。

    韩信没有继续追究,他又怎么会怪他。这是给了他生命的韩遇经啊,而且他也听说了,自己被葬下之后,一头熊挖开了自己的墓。显然就是韩遇经想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死了而为的。

    季风也从屋里走了出来,而后大吃一惊。

    第三天,樊乘风将斗剑的中卷三十三和下卷三十三一柄传给了韩信。韩信谢过之后,正准备离开好好翻阅。

    “你来当这个掌教吧!”

    樊乘风突然说道。

    韩信回头看着他,缓缓展露笑颜。

    “师傅啊,这个掌教我迟早是要做的。只不过现在我的心还在江湖,就麻烦师傅再操劳几年吧。”

    说罢,他走了。留下樊乘风一人。

    杜荡寇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笑道:“师兄,看样子,你想浪迹的江湖,你这个弟子比你更加渴望啊!”

    樊乘风也笑了。“再陪我手谈一局如何!”

    杜荡寇摇着手拒绝。“师兄你的棋艺太差了些,还恕师弟提不起兴趣。”

    樊乘风伸手捡起一枚棋子,朝着杜荡寇弹射出去,杜荡寇拔出怀中的短剑将棋子削成两半。“既然师兄盛情如此,师弟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执白先行,黑子随落,两人你一子我一子,渐渐的布满了棋盘,两军交锋,遍布山河。

    回到住处的韩信,对着在院中练斧的韩遇经和在屋内看剑谱的季风道了一句。

    “准备一下,明日下山。”

    韩遇经恭敬称是,然后继续练功。季风放下了剑谱,跑到了韩信的面前。

    “主人,我们此番是要去哪儿呢?”

    他想问问清楚,毕竟不同的地方需要准备不同的东西。他和韩遇经不同,韩遇经只需要一把斧子,他则是要考虑到韩信的各种吃穿用度上。

    韩信摇了摇头,笑着。

    “不必费心,此去是江湖,准备不了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