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我的女神是死人TXT下载->我的女神是死人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不知者无畏


    小家伙根本就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背着小手就向城北小院的方向走去。我一个箭步冲到小家伙的前面:“我勒个去,童童,你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这儿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有什么的,不就是一个鬼宅么?”

    虎父无犬子啊!

    人家老爹是著名的阴阳先生,儿子对鬼宅这个词汇根本就没什么忌讳,看看他仰着小脸的样子,怎么就那么有一股的高人范儿!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大师风范。

    “喏,你看,门口那货还在招呼我过去呢!”

    “呃,啥?”

    我和汪东两个人顺着小家伙的手指看过去,路灯朦朦胧胧的,除了城北小院黑洞洞的大门之外,根本看不到一个人的影子。

    “童、童童,哪儿有人啊!”

    汪东慌慌张张的问道,我都能听到这哥们上下牙齿打架的声音。

    “就在大门下面啊,那家伙胆子真不小,你看城北小院的那个牌子摇摇晃晃的,他也不怕掉下来被劈着!”

    拼命的揉了揉眼睛,没错,城北小院的门口绝对一个人影都没有。就是没有任何状况,我特么都不愿意三更半夜到这儿来,更不要说童童这个小东西有拦腰将童童从地上抱起来,冲着汪东大声招呼一声:“东子,走,我请客,吃饭去!”

    兰庄饭店的消费不低是嘛?没关系,只要不去城北小院,我特么豁出去了我!东子立刻像个磕头虫一样的点头赞同,他的胆子不比我大多少。童童的话让他在瞬间脸色就惨白了。

    有些事儿想躲根本就是躲不掉的。因为我拦腰将童童抱起来,腋下的雨伞没有夹住,吧嗒一声落在了地上,砰的一下自己弹开。乞丐朱的身影在阴阳伞打开的刹那显现出来。

    “爷爷,你好,你怎么躲在雨伞里啊!”清脆的喊声从童童的嘴里发出,乞丐朱明显愣了一下,显然他也没有想到童童能够看到自己。

    “哦,没事儿,爷爷怕光!”“原来你是个鬼啊,我说呢,怎么和正常人看着不一样!”

    “咳咳,是,是,童童你好,比我上次看到你的时候长高了不少了嘛!”

    “你见过我?”

    “见过……”这祖孙两个竟然聊上天儿了,我看着一人一鬼,一小一老说话,竟然忘记去抓雨伞的伞柄。阴阳伞就悬浮在我面前。

    “啊,鬼啊!”

    汪东的一声大喊终于让我明白过来,凄厉的喊声,惊得两个路人都向我投来疑惑的目光。好在哥们我的身手不赖,一把将伞柄抓住,在路人的眼中,顶多是把我当成个精神病,大晴天的还撑着把雨伞招摇过市。而不会认为雨伞是自己悬浮在半空的。然后狠狠的瞪了一眼汪东:“你丫的大呼小叫的干什么?哪儿来的鬼?是你眼睛花了吧!”

    “刚才,刚才我看到雨伞……”

    “雨伞怎么了,有风不行啊!”

    说完连忙放下了童童,收起阴阳伞,扯着汪东的肩膀就向兰庄饭店中走。路人纷纷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汪东,没办法,一个精神正常的人被一个疑似精神病患者给训斥的服服帖帖的。

    “东叔,鬼有那么可怕么?”童童天真无邪的回头问汪东,他真的没有其他的意思,可是在我和汪东的耳朵里,这就是鄙视嘛。

    被鄙视的汪东一点儿脾气都没有,老老实实跟在我的后面,还刻意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现在在他的心中,我绝对应该划入到不正常人的那个行列。

    随便找了个包房,兰庄饭店里颇有特色的装修还是吸引了童童的眼神。小孩子嘛,看到什么新鲜的东西都会觉得好玩。汪东可就没那么天真了,对周围别具一格的装修直接无视掉,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夹在腋下的雨伞。看来今天不给这个哥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合理?奶奶的,我特么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合理。选了一个小包房,反正就我们三个人。鬼魅算了,用不着给他们提供空间的。几道简单的菜肴端上来,边飞坐在距离我最远的位置上,眼睛盯着阴阳伞就没有离开。为了充分满足他的好奇心,我砰的一声将雨伞打开。童童就在我旁边,嘴里发出一“哈哈,爷爷,你又出来了,这太好玩儿了,我能试试么?”

    “你不行,等你到了比爷爷的年纪还要大的岁数,应该有机会吧!”

    乞丐朱笑呵呵的说道。在乞丐朱的话音刚落的时候,酒鬼的身影也从雨伞下面钻出来,看看桌子上的几道菜,不屑的撇了撇嘴巴:“酒呢,怎么没有酒啊?”

    “靠,自己找去,这不天黑了嘛,你也能四处跑了。我点酒,你喝了,还得我买单!”

    “抠门!”酒鬼嘟哝了一声,飘飘荡荡的向门口走去。迎面一个服务员正好端菜进来,直接从酒鬼的身体中穿了过去还茫然不知,笑着和我点点头:“先生,您的菜齐了!”

    汪东的定力还算不错,终于坚持到服务员离开了才嗷的一声从椅子上跳起来:“老谭,童童,你们,你们再和谁说话!”

    “他啊!”我和童童整齐划一的用手指着空荡荡的雨伞下面。按说到了晚上,阴气上升阳气下降,乞丐朱就算是不撑着雨伞,对他身体的伤害也不会有多大,但是他仍旧不知疲倦的擎着伞,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阴阳伞就晃晃悠悠的飘荡在我的旁边。

    “你,你们……”

    “没事儿,老汪,不用担心,都是自己人!没和鬼魅同餐的经历我是已经有过了,汪东大概这还是头一遭。尽管我算得上是苦口婆心了,在他的心中仍旧放不下戒心。倒是童童和乞丐朱相谈甚欢,不过相信在汪东的眼中,不过是童童在一个人自言自语。

    乞丐朱本来的意思也是没想着在童童的面前露面,只是没有意料到童童竟然有阴阳眼,也许这也从侧面证实了边飞当初的谎言。这捡来的孩子根本就是他的儿子嘛,否则怎么会得到他的遗传?至于阴阳眼这玩意是不是也能够遗传压根就不在我的考虑中。

    听着耳边童童和乞丐朱畅谈和欢笑声,看着汪东小心翼翼戒备的样子,我感觉着有点儿好笑,虽然已经吃过汉堡包了,但是仍旧觉得今天兰庄饭店的菜肴比上次的好吃。

    就在这个时候,童童忽然抬起小手,指着汪东的身后:“咦,大哥哥,你也过来吃啊,干嘛一直看着我们!”

    瞬间我刚送到嘴边的红烧排骨就停在了半空,瞪大眼睛拼命看着汪东的身后。没有,一个人影都没有。汪东嘴巴叼着根菜叶,能够看到那根菜叶在随着他的嘴唇在颤抖:“童童,你,你说的是我么,我再吃啊?”

    “不是,不是,我当然看到你在吃了,我是说你身后的大哥哥!”

    和鬼魅同餐的经历我是已经有过了,汪东大概这还是头一遭。尽管我算得上是苦口婆心了,在他的心中仍旧放不下戒心。倒是童童和乞丐朱相谈甚欢,不过相信在汪东的眼中,不过是童童在一个人自言自语。乞丐朱本来的意思也是没想着在童童的面前露面,只是没有意料到童童竟然有阴阳眼,也许这也从侧面证实了边飞当初的谎言。这捡来的孩子根本就是他的儿子嘛,否则怎么会得到他的遗传?至于阴阳眼这玩意是不是也能够遗传压根就不在我的考虑中。

    听着耳边童童和乞丐朱畅谈和欢笑声,看着汪东小心翼翼戒备的样子,我感觉着有点儿好笑,虽然已经吃过汉堡包了,但是仍旧觉得今天兰庄饭店的菜肴比上次的好吃。

    就在这个时候,童童忽然抬起小手,指着汪东的身后:“咦,大哥哥,你也过来吃啊,干嘛一直看着我们!”

    瞬间我刚送到嘴边的红烧排骨就停在了半空,瞪大眼睛拼命看着汪东的身后。没有,一个人影都没有。汪东嘴巴叼着根菜叶,能够看到那根菜叶在随着他的嘴唇在颤抖:“童童,你,你说的是我么,我再吃啊?”

    “不是,不是,我当然看到你在吃了,我是说你身后的大哥哥!”“我勒汪东愣了一下,猛的转身,他当然不会比我看到的更多,嗷的大喊了一声就从椅子上跳起来,跌跌撞撞的撞翻了身边的椅子,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起来。

    “那有人?”如果不是乞丐朱和酒鬼主动在我面前显出了他们的身影,我也看不到。就像眼前的这个鬼魅一样。

    乞丐朱向墙角的方向瞥了一眼,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当鬼当的还鬼鬼祟祟的,你他妈的不觉得丢人啊!”

    尼玛,鬼魅鬼鬼祟祟的丢人?好像这才是最正常的情况吧!这老头还真是个暴脾气,随着他喊声的落下,果然一个人影慢慢的在墙角浮现出来,当看清楚了那个家伙的模样的时候,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汪东扑通一声又坐在了地上。

    他有这个反映很正常,就连我这个经常和鬼魅打交道,堪称身经百战的人都被吓得猛的一个愣神,差点直接将椅子撞翻。鼻子没了,就是两个孔露在外面,眼睛没了,只有两个血窟窿。头发、耳朵也没了,整个脑袋溜圆的就像个球,上面被人捅了几个窟窿。而且还是新捅的窟窿,因为从窟窿里还有鲜血在汩汩的冒出。

    身上还好,胳膊腿到是都健全的,没有看着让人太恶心的地方。别看汪东是警察,血肉模糊的场面见多了,但是如此突兀的出现了这么一个家伙,他的心脏还真有点儿承受不住。

    对于我来说震撼的只是面前这个奇丑无比的家伙,汪东看到的比我还要多一个人,那就是乞丐朱笑嘻嘻的坐在童童的旁边,正饶有兴致的和刚刚出现的鬼魅“你瞅你的熊样,还不如一个孩子呢!”

    乞丐朱的视线终于离开了刚刚出现的鬼魅,不屑的瞥了一眼汪东说道。

    我也挺奇怪的,稍微镇定下心神之后,摸着童童的脑袋问道:“童童,你看到他这个模样怎么不害怕啊?”

    “见得多了,有什么好怕的?就比如说刚才我们等你的时候,在东叔的脑袋上就蹲着一个叔叔,模样比这个大哥哥惨多了!”“我靠!”

    汪东大喊一声,伸手在脑袋上划拉了一把。

    我倒是没什么感觉,满眼同情的看了看童童。所有人都觉得阴阳眼算是一个特异功能,可是对于真正拥有阴阳眼的人来说,恐怕真的未必是幸运的事情。

    和鬼魅接触的比较多,我对鬼魅世界也了解一些。人和鬼是生活在同一个空间的。他们时时刻刻就存在于我们的身边,只不过一般人看不到而已。彼此过着相安无事的生活。只是因为大家都看不到他们,所以才给鬼魅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其实大部分鬼魅都是比较怕人的,因为人身上的阳气对于鬼魅来说,是最恐怖的毒药。

    童童因为拥有阴阳眼,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鬼魅。正常人是生活在人类社会里,而他却生活在人类和鬼魅共同存在的空间中。久而久之,再恐怖的鬼魅对于他来说,都是司空见惯的。

    乞丐朱奚落完了汪东,又将视线落在刚刚出现的鬼魂身上:“你也是,又不是没当过人,你就不能整个人鬼整出人模样?

    好吧,注意形象的马刚豪都能够把自己收拾的看上去不那么可怕,相信眼前这个家伙应该也没有问题。这模样对我的冲击虽然没有像汪东那么大,但是终究也影响食欲不是。

    “不,我就要这个样子,这样可以时时刻刻提醒我,我现在的模样很惨,我要报仇!”鬼魅蠕动着血肉模糊的嘴唇,嘶哑着嗓音说道。如同铁器摩擦时候发出的声音,让我再一次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乞丐朱显然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和他做太多的纠缠,用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坐吧,要酒么,咱们聊会天!”

    那哥们还真不客气,慢慢的飘落到椅子上,用双手捂着光秃秃的脑袋,好像很痛苦似的。我就想不明白了,和这模样的一个家伙坐在一起,痛苦的应该是我们好不好,他有什么难受的。

    就在我刚想张口说话的时候,忽然感觉着有一双冰冷的手在我的后背慢慢的攀上来!“艹!”一声大吼,我猛的转身。别看表面上我故作镇定,这心里还是非常忐忑的。出手的迅捷几乎已经达到了平生最快的水平。

    “哎呦!”

    汪东一声惨叫匍匐在地上,我这才看到,这货哆哆嗦嗦的刚刚第二次从地上爬起来。因为双腿无力,根本就站不起来,所以才打算在我的背上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