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竞月贻香TXT下载->竞月贻香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70 谋天下鏖战诱敌


    原来方大人之前依照得一子的吩咐出北门投降,身后还跟着城里的上千百姓,他以为得一子手下的绿林好手早已混进百姓之中,倒也心安理得,径直以宁义太守的身份上前和那百余名说客交涉,说是要率众归降恒王一方,要他们前去通知此番领军的“不动铁虎”唐先开前来迎接。不料那百余名文士装扮的说客却一口咬定方大人是个冒牌货,而且还一拥而上,竟是要将方大人当场擒杀。

    幸好方大人身旁的数十名军士和衙役还算尽忠,拼死护得方大人周全,哪知那百余名说客分明是由高手乔装,转眼便击毙二十多名军士衙役,眼看便要连方大人一同诛杀当场,恰好就在这时,叛军驻扎在北面的营地倒先行乱了起来,却是杨老将军率领的援军杀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连攻破叛军设下的三道关卡,踏平叛军在北面的大片营地,继而一路掩杀过来,这才击退那百余名高手乔装的文士,救回方大人的性命。

    但得一子却根本没心思理会方大人方才的遭遇,兀自气得脸色发青,眼见在场众人都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欣喜,他忍不住再次厉声骂道:“果然只是一群蝼蚁,一个个全都是睁眼瞎子,眼看皇帝那蠢货葬送自己的江山,却还在这里争相庆贺!这天下之大,难道竟没一个明眼之人?”那方大人不解地问道:“仙尊此言何意?”谢贻香听他再次怒骂,也忍不住问道:“朝廷派军前来救援,五千兵马虽然不多,但以小道长你的本事,无疑让宁义城的胜算大增,定能击败那个言思道。你又何必这般愤怒?”

    得一子冷冷扫视在场众人,扬声说道:“蠢货始终只是蠢货,我且问你们,恒王以三万军马围困宁义城,却坚持要奉行那个家伙‘兵不血刃、不杀一人’的策略,难道仅仅因为自己是什么正义之师,想要以此收买人心?根本就是狗屁不通!若是为了收买人心,那个家伙能想出一百种、一千种办法,何必要用三万大军在此苦耗,始终不肯强攻宁义城这座所谓的战略要地?”

    问出这话,他也不等在场众人回答,已自行解释道:“因为从全局来看,先是恒王的军马退回福建,然后是沿海的倭寇横行,最后是江浙和福建两地交界处宁义城的鏖战,这一切分明是那个家伙故意为之,目的便是要声东击西,引诱朝廷派军南下来救援宁义城,又或者肃清江浙境内的倭寇。朝廷一旦派出自己仅有的这点兵力,便是中了那个家伙的诡计,让金陵城彻底沦为一座空城!”

    说着,得一子不禁提高声音,厉声说道:“正所谓狗改不了吃屎,就当今天下的局势而言,无论是江南的恒王还是西北的泰王,又或者是漠北的颐王、赵王,这些皇子若想起兵作乱、谋取江山,便只能是速战速决,用一支奇兵偷袭金陵,以‘逼宫’或者‘兵变’的手段令当今皇帝交出皇位,就好比是去年年底来自漠北的那支‘尸军’。因为皇子起兵作乱,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时间拖得越久,便越让世人生出反感,胜算也会越来越小;若是堂而皇之地与朝廷正面开战,一城一池步步为营,根本就是在自寻死路。所以归根到底,用一支奇兵偷袭金陵,才是江南这位恒王的唯一选择,也是他唯一的机会,那个家伙又岂会不知?”

    只可惜在场众人此刻最为关心的,始终还是宁义城的安危,更没有似得一子这般统揽全局的高度,所以听到得一子的这番言辞,众人虽然有些惊骇,却还并不觉得怎样。但谢贻香却是局中之人,深知其中厉害,去年那支‘尸军’悄然偷袭金陵,若非父亲提前从神火教中得到消息,亲率“驭机营”半路截杀,只怕整个天下如今都已落入黄雀在后的赵王手里。

    倘若得一子所言非虚,言思道在宁义城的所有动作都是为了骗出守卫金陵城的兵马,好让他故伎重演,再一次偷袭金陵城,那么上一次有父亲谢封轩力挽狂澜,这一次又有何人能够挺身而出?谢贻香吓得背心里全是冷汗,急忙向得一子问道:“那该如何是好?”

    得一子没好气地说道:“还能怎样?原来那个家伙今日的一切举动,倒不全是冲着我来,想要报复昨夜的失利,而是他早已得知朝廷派出了援军,所以抢着要在援军抵达前拿下这座宁义城。如今虽然被我连番阻挠,让恒王的军队没能及时占领城池,以至功亏一篑,但是朝廷的援军一出,从大局上来看,那个家伙的目的显然已经达到。”说到这里,他不禁冷哼一声,又厉声说道:“原以为当今皇帝能够称霸乱世,开邦建国,多少也算一号人物,谁知此番却行这么一手昏招。一旦金陵城有失,以至江山易主,那个家伙便是大功告成,我还怎么同他玩这一局?”

    就在两人说话之际,对面的骑兵中又是一阵悸动,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将军已从队伍中策马而出。方大人也顾不得得一子的怒骂,急忙向众人引荐,介绍道:“这位便是此番援军的统帅杨风波扬老将军,全靠杨老将军及时赶到,才能一口气攻破宁义城北面的逆贼,救回下官的这条性命。”马背上的杨老将军向在场众人微微点头,便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开口询问道:“已故钟山王谢封轩谢大将军家的谢三小姐,眼下可在此间?”

    谢贻香听对方点名要找自己,不禁微微一愣,急忙回过神来,上前说道:“小女子谢贻香,拜见杨老将军。”心中则思索道:“这位杨老将军虽和父亲同在军中效力,与我谢家却并无太多交往。况且他早在十多年前便已解甲归隐,就算曾打过照面,也是在我幼年时的陈年往事了,谈不上有什么渊源。眼下他点名要找我,却不知意欲何为?”

    那杨老将军见谢贻香上前,不禁双眉一扬,拖着老迈的身躯爬下马来,说道:“果然是将门虎女,转眼便是十多年过去,就连谢大将军家的三小姐都已出落得亭亭玉立,看来老夫果真是老了!”

    说罢,他见谢贻香面露疑惑,当即笑道:“谢三小姐不必奇怪,老夫平日里虽与谢大将军没什么交情,但一直敬佩谢大将军的为人,未必便比不上大将军在世时那些趋炎附势之辈。此番老夫率军南下,按计划原本是要后天才能抵达宁义城,谁知队伍在绍兴府一带驻扎时,听一个在当地衙门里当差的远房侄子提起,说谢大将军家的谢三小姐为破命案,居然孤身前往宁义城,极力赞赏你的胆色和本事。老夫与谢大将军神交已久,听闻此事,当即召集众军连夜赶路,想要尽快赶来救援,这才能在今日天黑前赶到,又恰巧替北门外的太守大人解了围。”

    谢贻香不料父亲过世之后,朝中竟然还有人认可自己“谢三小姐”的这一身份,可见所谓的“人情”,倒也不全都是“世故”,不禁心中一暖。再细想杨老将军提到的那个在绍兴府衙门当差的远房侄子,谢贻香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便是当日和自己一同侦办这桩“人厨案”的杨聚德杨捕头,想不到整件事当中还存有这么一层关系,从而生出这么一桩机缘。

    当下谢贻香急忙还礼,正要询问杨老将军的打算,却听身旁的得一子忽然高声问道:“你是说你的这支援军,其实比原定计划早到了两日?”那杨老将军见忽然冒出这么一个俊美的小道士,不禁问道:“这位小道长是……”得一子厉声追问道:“我问你是还是不是?”

    杨老将军一时也吃不透得一子的深浅,只得回答说道:“是又如何?”得一子顿时目露凶光,扬声说道:“这便对了!那个家伙行事滴水不漏,如今恒王一方占尽优势,又何必临时抱佛脚,抢着要在援军抵达前的最后一刻夺取这座宁义城?他之所以选择在今日发难,必定是一早得到消息,知道这五千援军会在后天赶到,所以他才会提前两日设局夺城,时间自是绰绰有余。换句话说,那个家伙根本没料到援军会在今日出现,所以此刻也绝不会有所防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