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鸾枝TXT下载->鸾枝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449 坦白


    阿鸾不也正正是知道这一点,知道他会妥协,这才肆无忌惮么?

    就跟那时,她跟着他,一并到了大漠,一样。

    她算准了,他就是拿她没办法。

    见他眸色一软,谢鸾因便开怀了,展颐一笑,用手撑着案桌面,身子轻盈地一跃,便是直接扑进了他怀里。

    齐慎吓了一跳,连忙将接住她,有些无奈地伸手夹了一下她的鼻尖,“真是胡闹!若是摔了怎么办?”

    “怎么会摔?有你接着我嘛!”她双手已是环上了他的后颈,抬起头,一脸爱娇地笑,语调理所当然得很。

    这副任性的模样,还真是他纵得。

    偏偏,他却气不起来,反倒觉得爱得不行,凑过去,带着两丝狠劲,在她颊上用力啜了一口,一双黑眸灼灼将她望定,“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如何从李雍那儿逃脱的了吧?坤一他们呢?不敢来见我么?”

    谢鸾因杏眼忽闪了两下,“我逃都逃出来了,也安安全全到了你身边,你还追问这些做什么?至于坤一他们,哪里敢真的违背我?他们夹在中间也是为难罢了,总之,我连根儿头发丝儿都没少,也是他们的功劳,你呀,还是从轻发落吧?”

    齐慎望着她那副明显避重就轻的小模样,却是狐疑地蹙起眉来,望着她的眼中,多了两分锐利,“这从轻发落的,怕是不只他们吧?你老实交代,你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

    谢鸾因一双杏核眼骨碌碌转着,突然,眼角余光瞥见王帐门口有一道人影正在走近,那人影,还很是熟悉,一双眼,登时便是亮了起来。

    一边从齐慎怀里跳了出来,一边脆生生,好不欢喜地叫道,“二哥!”

    来的人,可不就是谢瓒么?

    他没有料到这王帐中,除了齐慎,还有别的人,更没有想到,迎头便听得一声再熟悉不过的“二哥”。

    他被吓得一怔,抬起头,将唤他“二哥”的黄黑小子定睛一看,眉头登时便是狠皱了起来,“阿鸾?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将她送走了吗?”后面那一句是对齐慎说的,带着明显质问的意味。

    齐慎轻挑了一下眉,没有应声,你自个儿的妹妹,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谢鸾因也皱眉看着他,“二哥,你怎么弄的脸上这么一道伤?这媳妇儿还没有娶,就先破相了?”

    谢鸾因与谢瓒自从虎贲营一别之后,细算起来,已是许久未见,问题是,她可是半点儿没有听说她二哥脸上有这么一道伤啊!

    想到这儿,她杏眼一眯,锐利了许多,瞪了谢瓒一眼,再瞥了齐慎一记,这两个,都是报喜不报忧的。

    谢瓒被瞪得有些心虚,咳咳了两声,又觉得面子有些抹不开,瞪了眼,粗声道,“这么一点儿小伤有什么?堂堂男儿,又不靠脸吃饭。倒是你,一个女孩儿家,不知道战场凶险么?居然不要命地凑过来?你若是有个好歹,我可没法向泉下的父母交代。”

    他瞪眼,谢鸾因却也不怕他,“二哥自己还不是一样尽往危险里凑?二哥可还没有为谢家传宗接代呢,若是不好好保重自己,往后一样无言见父母祖宗。”

    “我?我如何一样?我们谢家的男儿,生来就是要浴血沙场的,父亲母亲都清楚着呢。再说了,咱们家已是有了晔儿,那便已是有后了,怕什么?”

    “那我也是不一样,我如今可是齐家人,不姓谢了。”谢鸾因将双手背在身后,轻轻耸了耸肩,一脸无赖的样子。

    谢瓒气得没了言语,伸出手指,抖颤着指了半天,好半晌,才挤出一句话,却是对着齐慎道,“你不管管?”

    齐慎挑了挑眉,还真管不了。

    谢瓒恨铁不成钢瞪他一眼,反倒是谢鸾因有了人撑腰一般,更有底气地冲着谢瓒笑着挤了挤眼睛。

    谢瓒气也不是,笑也不是,末了,一挥手道,“罢了,左右你已经是齐家人,我也是管不得了。好在,要祸害,你也是祸害齐家。”

    说着,哼了一声,转头就要走,走到半路却又回头对齐慎道,“将阿鸾安置好了,你便过来,我们还得商议一番后面的事情。”

    目光里好似别有深意一般,如今,要商议的可不只是后面的行军路线和战事铺排。

    看见谢瓒大步而去,齐慎无奈地瞪了谢鸾因一眼,“舅兄这一关可不好过。”

    “放心吧!我是你齐家的人,我二哥他……管不着。”谢鸾因笑眯眯扑进他怀里。

    齐慎眼中却尚有阴翳,将她的手一箍,目光将她牢牢锁住道,“你方才可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是怎么从李雍那儿逃出来的。”

    虽然中途被谢瓒打岔了一回,但齐慎可没有忘记自己想要知道的事。

    谢鸾因暗暗叫苦,还真是不好糊弄,垂下眼,眼珠子又是骨碌碌转个不停。

    齐慎当下便是一皱眉道,“不许想些坏主意,还是乖乖说实话得好。”谢鸾因越是这样,齐慎越觉得当中有问题,一急,手下便是一个用劲,却没有料到谢鸾因脸色便是一变,下意识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齐慎一愣之后,下意识松开了箍住她手腕嗯手,待得反应过来,却又不由分说将那腕上的护甲给解开来。

    谢鸾因其实也知道这事是瞒不了的,只是,方才也不知怎的,就脑袋短路了,就想着,能不告诉他,便不告诉他了,能瞒着一时是一时,却没想过他是怎样精明的人,太过欲盖弥彰了些,反倒是引得他更是怀疑。

    苦笑间,她也懒得再去做无谓的挣扎,由着他将那护甲除了,将袖子往上一拉,腕上那还没有好全的伤疤,便是落在了齐慎眼中。

    瞧见他一瞬间铁青的脸色,还有抬起望着她,眼底好似起了漩涡的暗涌,谢鸾因嘴角的苦笑不由拉扯得更深,这下好了,早知道,方才就坦白从宽了,轻描淡写两分,也好过现在这样。

    齐慎取了药来,亲自为她清洗伤口,上药包扎,自始至终,脸色都如同锅底一般的黑。

    烧刀子从腕上淌过,谢鸾因猝不及防,疼得“嘶”了一声,齐慎这才抬起一双冷沉的眼,凉凉勾唇道,“疼了?”

    谢鸾因点头如捣蒜,一双杏眼包着泪,可怜兮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