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我真不是神仙TXT下载->我真不是神仙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十七章 奇效


    看着赵子建把最后一根针拔出来,谢玉晴忍不住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

    她显得比赵子建还要紧张多了。

    这个时候甚至连什么治疗效果之类的都顾不上的,见赵子建收起了针,她第一时间就过去,把自己的爸爸扶起来,秋衣拉下来,整理一下,然后再扶他躺好,捂上厚厚的被子和军大衣。

    等她做完这一切,才听到赵子建适时地吩咐道:“开水煮三分钟,然后放置自然冷却,卫生棉球沾酒精擦干净,自然晾干之后收起来。”

    谢玉晴愣了一下才明白这是吩咐她怎么处理针,赶紧点了点头。

    她还以为做完了针灸,做医生的要首先问病人的感觉和状况呢。

    但赵子建明显是什么都不打算问。

    此时吩咐完了,他看见那毛巾还搭在屋子里的一个简易衣架上,就走过去拿起来。这样的天,毛巾自然是已经凉透了的,但他浑不在意地擦了把脸,回过身来,又道:“明天的药继续喝,我还是这个点儿过来。”

    说实话,昨天时候的谢玉晴绝对没有想到,这个还穿着校服的大男孩,会有那么严肃认真的一面——这个时候,给她的感觉,他就像是一个很专业很专业的医生一样。一板一眼,认认真真。说出话来就是医嘱,叫人下意识地想点头。

    但医生依然没有丝毫要问一下病人感觉如何之类的意思,吩咐完,他扭头看看外面已经黑透了的天色,道:“那我先走了,叔叔,您好好歇着,我明天再来!”

    谢爸爸吃力地抬起手,“哎,哎……”

    赵子建转身就往外走,谢玉晴追了出去,送到自家门口,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你……觉得怎么样?”

    赵子建回头,“什么怎么样?”

    “针灸啊!还有你昨天给我爸摸脉,你什么都不说,我现在就看你好像挺认真的,我知道你没有跟我开玩笑,但是……我都不知道你……做这些……”

    她有些吞吞吐吐,一贯清亮的眸子里,也有些迷惑。

    赵子建却只是笑了笑,说:“我把叔叔的病情告诉你没有意义呀!我知道就行了!我又不用为了赚你的钱故意吓唬你!”

    “呃,可是……”

    “病人的病情,和我怎么治,你们家属不需要知道的太详细!”

    谢玉晴有些愕然。

    爸爸生病这一年多,她跟着跑了不知道多少医院,见过多少医生了,还是第一回听见这样子的说法。

    但赵子建就是这样,冲她笑了笑,就蹬上车子走了。

    照例的还是背对着这边挥挥手,“小姐姐明天见!”

    …………

    谢玉晴在门口发了一会儿呆才回去。

    回去之后,他一边扒开炉子,让炉火旺起来,开始烧热水,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跟谢爸爸聊着天。

    谢爸爸脸上带着些茫然,又有些无奈,念叨她:“就不该再花这一份钱,买什么针呀!是不是得好几百?钱多难挣啊,再往我身上花,还有多大意义!”

    “还有这个小伙子,我看还挺专业的,穿的校服跟你妹妹一样,估计是那种家里就是做医生的人家?虽然人家说不要钱,哪里好就真的一点意思没有啊?这又是钱!哎……对了,昨天问你你也不说,他到底是干嘛的?你怎么会认识他一个高中学生的?”

    水烧开了,谢玉晴把刚才用的针都放进去,任它们煮着,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忧愁和烦闷——其实她自己也挺纳闷的,不就是在街头偶遇吗?自己是怎么就一步步的被他给忽悠住的?

    先是让他送自己回家,然后居然还信了他能看病,再然后,天哪,自己居然就真的按照他开的方子给爸爸重新抓了药,还买了针,让他在自己爸爸身上前后扎下了二十针!而且……自己居然都没跟妈妈商量一下!

    这要是万一扎出个好歹来……

    现在想来,就跟一场梦似的。

    浑浑噩噩的。

    一个愣神的功夫,看看时间,三分钟早就过了,谢爸爸还在那里念叨着,“上次那个方子的药,应该还有几副吧?扔了快可惜的,几十块钱才买一副药,你待会儿还是帮爸爸熬出来吧,喝了不疼扔了疼!多少总有点用!”

    谢玉晴下意识地回答他:“不行,爸!你就别心疼那点药钱了,昨天他不是说了嘛,那个方子其实不但没什么用,还有一定的毒副作用!明知道有毒还吃啊?”

    谢爸爸叹了口气。

    谢玉晴忽然问:“对了爸,刚才他给你针灸,你都什么感觉?”

    谢爸爸笑笑,“能有什么感觉!有点疼,有点酥酥麻麻的,倒是不觉得太难受!但也没觉得有啥特殊的,针灸咱也做过,我觉得,不会有啥用的!”

    “再说了,我都这样了!那么多钱都花出去了,那么多大医院好大夫都没办法,你指望他一个小伙子能有多大本事?”

    谢玉晴闻言低下了头。

    谢爸爸又叹口气,说:“死马当成活马医吧!早早晚晚的事儿,爸早都已经想明白了!依着我说,连现在这药也停喽!有什么用呢,什么用都没有,还那么苦,还那么费钱!爸这一病,已经把这个家折腾成这样了,眼看等死的人,你们别再为我折腾了,不然哪,我走都走得不安心!”

    说到这里,他又是叹气。

    就这一口气,他忽然觉得胸腔里有口气往外顶。

    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而且基本上不受控制的,他已经咳嗽起来,而且这一咳嗽,就是半分多钟。

    一直到他停下咳嗽,松开手,看见掌心里的手帕上又添了一块殷红,不由得又叹了口气。但这个时候感觉有异,一抬头,正好看见自己女儿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他愣了一下,问:“咋了?”

    谢玉晴的眼睛里似乎在闪着光。

    “爸,你刚才有多大会子没咳嗽了?”

    谢爸爸愣了一下,“我咳嗽……我不是一直……”

    话说到一半,他自己也愣住了。

    不用怎么回想,他虽然病得严重,但脑子并没糊涂,他清楚地记得刚才自己一个劲儿的在跟闺女瞎念叨,似乎、好像、应该是……没怎么咳嗽?

    想想,对了!

    他忽然回想起刚才的感觉:可能是好久都没感觉那么松快了,说话的时候也不觉得累,也不觉得太难受,所以话才忽然多了起来。搁在平常,一说话就难受,一说话就咳嗽,其实他是早就已经不说那么多话了的。

    这个时候一回想,他忽然发现,其实就在那个小伙子给自己针灸之前,自己还是一直咳嗽着的,甚至刚掀开被子那会子被冷气一激,还剧烈咳嗽了一阵,一度他觉得自己可能随时都会死于这次咳嗽了。

    但自从他的针开始扎,虽然皮肤很冷,但他落针的地方,除了一点点小疼之外,似乎有点酥酥麻麻的,暖洋洋的,好像自己就……没再咳嗽了?

    那要是算起来,到现在话说,他针灸的工夫、中间自己歇了能有十分钟,再加上他现在已经走了好一阵子,这得有一个多小时自己都没咳嗽了?

    怪不得刚才一直觉得那么舒服!

    自从得了病到现在,自己得是有多久没有享受过不咳嗽的时光了?

    想到这里,他惊讶地抬起头来,跟自己女儿对视了一眼。

    “你说……这是那小伙子的事儿?有那么灵验的?”

    谢玉晴摇了摇头。

    “不知道。”她说。

    但这一刻不知怎么,她忽然就想起了那张很认真的脸。

    他说:“这种事情,我不开玩笑的。”

    心里有些讶然,又有些慌乱。

    扭头看着同样震惊的爸爸,她忍不住追问:“爸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我……”话刚说几个字,他就忍不住再次剧烈地咳嗽起来。不一会儿咳嗽停下,摊开手,又多了一块新鲜的血渍。

    谢爸爸叹了口气,“可能……就管那么一会儿?”

    谢玉晴的眼睛却仍然是那么亮,“他第一次给你针灸,就能让你一个多小时不咳嗽,甚至都忘了咳嗽这事儿,这还不够好的呀!”

    说话间,她站起身来,有些兴奋地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感觉。

    哪怕就是几分钟之前,她也绝对不敢想,就这么从大街上捡来的一个大男孩,居然一通针下去,立时就见到了奇效!

    至少在过去的这一个多小时里,他为老爸止住了咳嗽!

    这就是自从得病以来,从来没有一个医生能真正做到的!

    这一刻,她内心里说不出是激动还是兴奋,脑子里各种想法更是纷至沓来,但忽然,她想到了一个无比重要的问题——认识到现在算是有一天整了,但是自己好像还不知道他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