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天幕阵TXT下载->天幕阵全文阅读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十二章 砚岭夜话


    何流走到那人身后,恭敬的抱拳道:“师兄。”

    那人迎着月光而站,好像周身镀了一层银光,正在熠熠生辉。转过身来,月光从发间流露出来,映照在眼前驳杂不已。

    “你不在房里好好休息,这三更半夜出来是要做什么?”那人道。

    “当然是寻师兄您了。”何流低下了头道。

    “哦,此话怎讲?”那人却不意外,好似微笑着道。

    “师兄今日在养心阁中叫我在三更时分前来此地见您,不知师兄可还记得?”何流解释了一番。

    原来那人是何流今日在养心阁中所见的云轩师兄。那叶云轩看似在何流双肩上拍了三下,其实是有玄机在此。那拍了三下是要他三更时分来此。倒背双手退出养心阁,将门关上,是教他要暗地里从后路绕上。

    何流早已打破这一哑谜,所以记在心里,到了三更,起床直奔这岭峰之上,果然那云轩师兄已等在此处。

    何流不知这云轩师兄是何意,但他这半日时光已将其中的厉害分析透彻。不过是因为他身上仍有许多来历不明的疑点,而归云山庄毕竟要将这江湖之中众羡的绝学相授,才会令这庄中之人惶恐不安,所以自然是要查个明白。如若他在这时答错了一句话,怕是在岭峰之下都尸骨无存了。

    说起来这疑点,也不外乎是由月华宝剑引起。何流醒来之后,那姜师叔已将原委告知,于是知道了与他心灵相契的那把剑名为月华。而这月华宝剑正是十二年前,引起帽儿山庄惊天惨案之人所配之剑。这把剑在被认出之后连同那具遗体一并被归云山庄之人领走。

    但好像世间之事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何流十二年之后寻到了这把剑。

    而这疑点之一即为何流为何会与这把剑如此相契合。强用天赋异禀来解释,也或许有几分让人信服的理由。

    但疑点之二才是最致命的,何流被天府观苏铂维布阵献祭之后,没有被天地灵气爆体身亡不说,还借机沟通月华剑反杀了苏铂维。

    这就令人费解了。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有人天生剑体,与剑契合度高,自是无可厚非,也是当然之事,毕竟天赋一说是真实存在,旁人也只有艳羡的份。但也仅仅是感应而已,若说御物,那真叫人贻笑大方了,这可是多少绝世武者梦寐以求的境界,以求突破到这一境界不知要花费多少精力,还常常是徒劳无功。

    所以何流的表现虽然惊艳,但没人会相信一个从未练过真气的毛头小子会生而御物。更是因为没有人愿意直面如果这是真实的,那他们所做的努力又算的了什么这个问题。从而何流的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他们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况且那时天地灵气狂暴之极,以至于人人都感应出来那时天地灵气的流向明显是往一处聚集,而处于阵中的何流又是如何存活下来,这就是疑点所在。

    那庄主早先突然喝问何流玉佩在何处,就是因为他也不信生而御物。虽然古书中记载天地间生长着奇药异果,有种种神妙,或功力大增,或永葆青春,或改善体质,或延年益寿,江湖中也偶有传闻,但却是有缘者得之。庄主也曾考虑过何流或许是服食了什么天地灵药,但这际遇太过匪夷所思,下意识之下就被他否定。

    当日遗体被送还之时,其余遗物皆在,唯独不见了玉佩。所以庄主才把月华剑埋葬与藏剑园中,不仅仅是为了给月华剑另寻剑主,更是为了以此来寻觅玉佩。看起来两件事情毫无关联,但那玉佩与月华剑陪伴苏侍剑日久,相互气机流转之间已建立了某种联系,冥冥中自有某种感应。若有人能寻到月华剑,除去与剑本身契合之外,最有可能的是怀有玉佩了。而何流恰恰寻到的就是月华剑,并且他与剑的感应如此强烈,直如浑然天成一般。

    这种种迹象将庄主的思绪引到了玉佩上来,于是才有了在心念电转之间他喝问何流那玉佩在何处的举动。

    而在今夜,何流又将面临着新一轮的拷问。

    “哈哈哈哈。”那人笑了起来,又接着道:“月华剑是由庄内铸剑大师韩冶子以天外寒铁所铸,其性如冷月,无坚不摧,可以说是巅峰之作。这柄剑自出世以来,随山庄在江湖中四处征战,留下了赫赫威名。说是当世第一宝剑也不为过,之后庄主将此剑传于苏师兄,更是在江湖中留下了白衣胜雪月华露的评价,自此天下剑客莫不神往。从另一个方面说这柄剑是见证了归云山庄的兴荣,更是作为一种群剑之首的象征。而现在苏师兄已逝,这柄剑也落在了你的手里。”

    那人停了下来,望着何流眼神中若有神采,似是要把他心底的的想法看穿。

    何流明白这是要他交代底细了。

    “并不是我寻到了这把剑,而是这把剑寻到了我。”何流想一路将他引入归云山庄,又不知要将他引往何处。

    “也是,世间之事,莫可名状,从来没有什么本该如此之说,你这样说倒也无妨。不过,我想知道的是,你到底是怎样活下来的!”那人突然严声道。

    何流抬起头来,看着那人的疾言厉色,他眼前那皎洁的月光似是蒙上了一层血红色,他用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语气缓缓道:“因为我不想死。”

    “没人想死,死在你剑下的天府观阴阳手苏铂维更不想死,但你却活了下来!”那人冷哼了一声,继续道。

    “自幼我父母双亡,我是靠着乞讨为生。所以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不想死。三年前,我在来到临安城之前,在东廊山上不慎跌入一处深谷,那谷中无水无食,我只好摘下一种红色的果子吃。却不想,没坚持几日,突然出现了一条大蛇。那蛇是黑色的身体,却有白色的花纹。它游荡过来,直勾勾的盯着我,嘴里喷发出腥臭的气息。那气息一旦被吸进去,我的头也昏昏沉沉起来。幸好小腹中莫名出现一股清流,使得我保持着清醒。那蛇想将我一口吞下,但在它七寸之处有一处致命的伤口,已经是奄奄一息了。我待那蛇死之后,剖开了蛇身,饮蛇血以解渴,又循着那蛇留下的痕迹,这才逃出生天。所以我不想死,比任何人都要不想死。”何流又想起一直不知为何存在的尸山血海的场景,于是他更加的不想死。

    那人听着何流说的似是与本人无关的事情,但他却知道这其中的凶险又岂是轻描淡写就能一笔带过的。